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說好了從此不見(詩)



既然說好了從此不見,
於是我將記憶歸檔,
封存在最好連自己都不會注意到的角落,然後
等著時間教我遺忘的技術。

故作優雅的風度,是我的進步,還是悲哀?
你說不會刪除記憶,因為這樣才可以記得將我忽略。
於是我也真的順從
變身為一行永遠不會來電的號碼,
在你的手機裡,終身監禁。

其實還有好些話來不及說,
迷戀最難得之處,不就在於它沒有理由,
迷戀最不可抹滅的證據,就在於那一首首
為你寫的詩。
雖然,你永遠不會知道,
也不再重要。

(2007年12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