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詩)


始終相信,是人內在的某種機制在驅動著外在的行為。雖然這說起來是很簡單的道理,但因為心的機制太繁複了,而我們能看見的只有外在行為(的局部),於是對行為的理解不符合實情也就成了難以避免的事。這世上,人際之間的誤會和誤解會那麼多,實在不令人驚訝啊~

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一個不經意卻又不尋常的小動作,可能正在透露某種不便言說卻又無法完全隱藏住的情感。

讀懂別人的行為,並且適時適情地給予回應,還真是門大大的學問。




是冰雪紛飛時
一粒深埋著的種子不說什麼
是春醒時
一顆矜持的蓓蕾似笑非笑

是椰子樹傾聽蟬鳴時的目眩神搖
是追隨秋風遠行的黃葉的死心塌地
是一抹欲雨之雲焦慮底盤旋
是烈陽燒炙下 火成岩的故作鎮定

是小號激越時 大提琴深深的頷首
是筆的疾呼過後 橡皮擦的忠心拭淚
是一盞點不亮
 又熄滅不了的燈
是深海裡湧動不止的洋流
是滾燙欲沸 卻
苦無出口的熔岩
是──

是黃斑點的懶貓一隻
伸伸腿 惺忪著雙眼
咽喉深處
那一陣隱約的悶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