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移民到冬天(詩)


「只要想到南半球,
就一點兒也不冷了吧?」
錯過季節的夏蟲
裹在大衣裡喃喃說著

能效法候鳥
沿著虛擬的經緯度
遊走在熟悉的異鄉嗎?
願忍受失根的焦慮
隨命運
在地平線上漂流嗎?

夜冷霜重
思念秋天的餘溫
自心底發散開來
來不及出走的
一株初覆憂歡的靈魂
又能移民到哪個冬天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