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傷心的塞桂第拉──卡門(詩)


怎麼我又回到這裡?
當廣場上的人群帶著歡聲遠去,
牛的悲鳴和牠的身軀一同死滅,
我所等待的
可是那肩披著榮耀與血腥的鬥牛士?

寂寞而腥冷的黃昏,
跟著晚風在廣場裡兜圈子。
曾經挑撥激情的手響板,
在我的手中沉默不語。
我蒼白的臉容
還能不能誘引熱烈的眼神?
失去氣力的軀體
還能不能如野鳥般高歌愛情?

急速下降的半音階,
摧萎了胸前的紅花。
命運的鼓聲急擂,
教人不由得往悲劇的盡頭奔去。

而那個曾教我癡迷情狂的人,
卻和我一樣遭受運命的擺佈。
我們像狂怒的牛隻衝出道德的柵欄。
命運揮舞著警告的紅旗,
卻牽引著我們迎上前去,
迎向毫無例外的死亡。

死神邪惡地向我微笑,
但我並不是畏懼命運的人。
既為愛而生,也不妨為愛而死
在沉重的低音弦樂聲中,
我仍願以輕盈的舞步
為那與我同歸塵土的愛人
最後一次跳一曲塞桂第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