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傷心的塞桂第拉──卡門(詩)


怎麼我又回到這裡?
當廣場上的人群帶著歡聲遠去,
牛的悲鳴和牠的身軀一同死滅,
我所等待的
可是那肩披著榮耀與血腥的鬥牛士?

寂寞而腥冷的黃昏,
跟著晚風在廣場裡兜圈子。
曾經挑撥激情的手響板,
在我的手中沉默不語。
我蒼白的臉容
還能不能誘引熱烈的眼神?
失去氣力的軀體
還能不能如野鳥般高歌愛情?

急速下降的半音階,
摧萎了胸前的紅花。
命運的鼓聲急擂,
教人不由得往悲劇的盡頭奔去。

而那個曾教我癡迷情狂的人,
卻和我一樣遭受運命的擺佈。
我們像狂怒的牛隻衝出道德的柵欄。
命運揮舞著警告的紅旗,
卻牽引著我們迎上前去,
迎向毫無例外的死亡。

死神邪惡地向我微笑,
但我並不是畏懼命運的人。
既為愛而生,也不妨為愛而死
在沉重的低音弦樂聲中,
我仍願以輕盈的舞步
為那與我同歸塵土的愛人
最後一次跳一曲塞桂第拉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不曾夢見佛洛依德(詩)


白鬍子的佛洛依德在餘夏未褪的九月大街上沉思

提起破冰船上的航行歲月
清淺的一小方微笑立刻浮躍
熱烈的眼神
「喂,夢的汪洋裡你認為有些什麼?」
「又深又黑,比孤獨還要孤獨呢!」

潛入睡眠最底層
慾望在意識深處呼喊
是誰在混亂中喊著誰?
那些不認得自己的靈魂

夢的難民傷心欲絕
從睡眠的版圖被驅逐出境
擱淺在醒與不醒的邊緣
張望遲遲不來的黎明

只有北極熊還能自在翻游
調皮掀揭夢的瘡疤
無視人類進化的疼痛

至於真正的潛意識 哎
最後還是沒見到
離開時 把用不完的問號統統倒進海裡
不知道他們都發現了沒有

乾笑完畢
佛洛依德起身道別
「下次可以討論棒球比賽裡的性暗示嗎?」
「一定一定,
改天一起蹲在外野看台大聲用臺語朗誦夢的解析好了!」
本世紀最驕傲的微笑被揮擊成高高的飛球
在空中迴旋
俯視如星群般焦灼不安的手套們
從此
不曾夢見 佛洛依德

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風箏(詩)


沒道再見就盪入狂風中
一記沉默的迴身後 向天際
遠走 高飛
抗議無效
只能急急鬆開線軸
撐扯開了的天與地間
有你不及洞徹的慌張

從此只能遙遙張望 尋索你
如尋索眼角的餘影
並藉著那微弱的連繫哄騙自己
( 風這麼狂
說的 都聽見了嗎? )
收與放都笨拙的人
如何能停止追問
雲裡頭的事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好久沒寫寂寞(詩)


「夢中跳格子,
是想吃鬆餅的徵兆!」
荷包蛋在煎鍋裡滋滋叫嚷
窗裡窗外 陽光激昂
好久沒寫寂寞 也無妨
喝掉第七罐咖啡 奶精
仍是貨架上偶被憶起的甜蜜

就在淡季啟程
黃葉告別枝枒
尋無人墾殖的心田落腳
刮風的街心 再次遇見
熟悉的神祕男孩 哎哎
怎麼也解不開的
微笑的三次方程式

夜提前來襲 腳步是秒針
沒有可供遲疑的空隙
懷裡緊擁冷字和好久沒寫的
寂寞
轉進門後輕暖的黝暗中




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以思念(詩)


所謂的生活,沿著捷運和公車路線,將人與城市
接著在一起
定時停開的班車扯著
輕飄飄的靈魂
在時間的軌道上奔跑

散場。
隨著陌生的人群湧出電影院
每次離開,都像穿越一座黑暗的海洋
帶著寂寞游回熟悉的現實裡

冬天轉身又走來,瘦而黃的枯葉
被斜雨打落在潮濕的街道上。冷,
氣象預報說的,如同往常
最低溫還是發生在心的深處

是心的最深處,那個季節到不了的地方
不屬於冬天的雪
以永遠的過去進行式,無聲地塗抹著風景
只有當鏟雪車 嘩 啦 嘩 啦 開過,冰凍的舊傷痕才會再次裸露

不過是換棵耶誕樹,慶賀另一段回憶的完成,與消逝
心房裡一向陰暗的角落燃起了溫暖的燭火,
正適合在此時交換一年來虧欠彼此的祝福

以手織的圍巾,
以安靜的泰迪熊,
以不含淚的親吻,
以思念。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移民到冬天(詩)


「只要想到南半球,
就一點兒也不冷了吧?」
錯過季節的夏蟲
裹在大衣裡喃喃說著

能效法候鳥
沿著虛擬的經緯度
遊走在熟悉的異鄉嗎?
願忍受失根的焦慮
隨命運
在地平線上漂流嗎?

夜冷霜重
思念秋天的餘溫
自心底發散開來
來不及出走的
一株初覆憂歡的靈魂
又能移民到哪個冬天去?




2012年12月15日 星期六

熄燈之後(詩)


誰去取來那盞治療蒙昧的明燈?
當暮氣癱軟在
大地的足踝邊求救
誰又該擦痛自己
以帶刺的火花
針砭夜幕背後群魔的媚眼?

影子和影子在視窗後裸身推擠
比比誰佔據更多黑暗的表面積
欲念攀附電子流瘋狂滑行
急速墜落中 咆哮登頂

然而夜終究要深了
影子張狂地圍攏過來
火光顫抖著
因喪失鬥志而熄滅了自己
患了眼疾的觀眾
又何須期待曙光降臨?
俗艷冗長的影舞總得讓它繼續
繼續  繼續  繼續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跟著轉寄郵件傳出去的東西

常常收到別人轉寄給你的郵件嗎?轉寄郵件是純粹的資訊交流,還是轉寄者內在慾望的流洩?

每當轉寄一封郵件時,郵件的標題就會自動加上「FW:」的字樣,然而,當轉寄成為一種習慣,在轉寄郵件的同時,寄件者也把自己內隱的性格傳送出去了!

請看以下的分析。

◎寄出兒童不宜郵件(寫真集、走光照等)的人:
你希望對方對你印象深刻,最重要的是,你希望對方肯定你是個sexually active、性感且有魅力的人。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你其實對自己的異性魅力感到懷疑、不確定。如果你已經有固定的性伴侶,你們之間的感情並不如外人所見的幸福美滿,你的伴侶對你的期待或要求超過你願意容忍的限度,但消極的你卻將不滿的情緒隱藏起來。

◎寄出笑話的人:
你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重朋友、講義氣的人,也認為自己對朋友付出很夠,友情對你來說很重要。你無法忍受朋友冷淡的態度,或對你的需求置之不理。在朋友關係中,你通常採取主動的姿態,有時甚至干涉了對方的自由也不自知。對你來說,無形的情感交換是不夠的,必須時常透過實際的見面、有形的物質交換來確定友誼不變。雖然你們的關係看來很親密,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因故遠行,你們的情感就會迅速崩解。

◎寄出溫馨、勵志、深具啟示的小故事的人:
你的本性良善,朋友們也不否認這一點,對於愈來愈冷漠無情的社會,你覺得失望,常常想要做點什麼去改變這個現象,因此你可能已是某慈善團體的成員,或曾經捐款給公益團體。你也可能從未實踐幫助別人、改造社會的這個念頭,因為在內心深處,你害怕被人拒絕、被傷害,任何他人對你的負面評價都將深深困擾你。

◎寄出流行資訊(食衣住行)的人:
你的想法往往領導潮流,和社會的主流價值相符,你所選的政治候選人通常都會當選,你的飲食、服裝品味到後來成為大眾趨之若鶩的標準也並不令人意外。你有強烈的支配慾,別人不會有機會質疑、挑戰你的信仰,否則他們將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你認為社會正義和公平是存在的,多數人的利益必須被優先考慮,人不應該對政府或社會有不切實際的要求或抱怨,而那些陷於貧困的人通常都是自己不求上進所造成的。

◎寄出彩色的圖片或影像的人:
你不善於表達自己,即使你很希望得到對方的肯定或回應,也不知道怎麼提出要求。你有逃避現實的傾向,和朋友或心愛的人吵架或陷入僵局時,往往不知所措,而寧可把發球權留給對方,表面上看來,你是「讓事情自由發展」,其實只是消極的心態在作祟。

◎寄出秘辛或小道消息的人:
你的人緣相當好,朋友有難時總會想到找你幫忙,可惜的是,你有與人交淺言深的傾向,友誼品質並未隨著與人交遊的頻繁程度而提昇。見樹不見林,表象的事物令你困惑,你的判斷力不足以掌握事物核心的本質,這令你感到不安,所以你總是一直在逃避面對這樣的自己。

◎寄出犯罪事件報導的人:
在人際關係中,你渴望享有主導權,但實際上,你的挫折感頗深,常覺得自己需要別人甚於別人需要你,不能相信別人為什麼可以對你的需要置之不理。你渴望與人親近,建立有歸屬的關係,卻因過度的沉溺在這樣的需求裡,而時常缺乏安全感。每當朋友無法敏銳的回應你的需要,你就會對對方感到生氣,但是,當然,你不是那種會把負面情緒表現出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