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當諸葛亮捨棄了小確幸

記得自己在青年時期,經常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有沒有天命」——人生於世,是否帶著一個特定的目的(purpose)而來?而如果有的話,這個目的,是不是由上天所賦予或指定的(因此稱為天命)?

我知道有一些方法可以用來尋找天命。例如算命——這不是開玩笑或嘲諷——包括我自己在內,許多人都曾試圖藉由算命占卜之類的途徑,想要辨認出自我生命中那條「由上天指派好的獨一無二的道路」:自己到底適合做什麼?該選擇與誰為伴?人生路往下走,是否能通往錦繡前程?

然而,已經忘記是在哪個時間點上,我突然不再追問「上天給我的使命是什麼」這個問題。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已經來到不太容易實現什麼偉大使命的年紀了,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給了自己一個答案。這個答案,不敢說是正確的,但比較實用。

目前為止,我認為,並沒有所謂「上天賦予誰使命」這樣的事情。我知道這個答案很不浪漫,但是它讓我得以跳脫「等待答案」的狀態。


我的想法是,這個世界上,光是目前的地球居民就有六十億人,如果把曾經存活在地球上的人也都算進來,那個數字會更大。或許可以說,每個生命誕生下來,都具備各自不同的稟賦,可以供作不同的發揮,例如有些人善於歌唱,有些人精於狩獵,有些人特別能理解抽象概念。不過我個人認為,就算有一位造物主策劃了這些稟賦的差異,並加諸在人身上,祂的心力也不會放在為「每一個」生命規劃細節。

因此,說到底,一個人的生命怎麼活、做了什麼事、與誰為伴、影響了多少人,我認為都是出於自己的不斷的選擇。

正是因為這樣,當我看到世界上有些人作出了與眾不同的人生選擇,就會特別好奇,很想知道這些人選擇的標準是什麼?

一個為「選擇」付出代價的人

2015年1月9日星期五,有一個三十一歲的青年,因為「網路犯罪」等罪名,接受了50下的藤條鞭刑(會皮開肉綻的那種)。

青年Raif Badawi是沙烏地阿拉伯國民,他架設了一個網站,名為Free Saudi Liberals,鼓勵大眾在網路上針砭時政,表達自己的意見,然而這種行為在該國是不能被容忍的。2012年6月,他遭到逮捕,起訴的罪名包括「污蔑伊斯蘭」、「網路犯罪」,以及「不服從父親」。並且他被認定為「叛教」,此罪名的最高刑罰是死刑。2014年5月,他被判處10年監禁、100萬里雅爾幣(約當26,7000美元)的罰款,以及鞭刑1,000下。這鞭刑會分成二十次執行,每星期一次,每次50下,連續執行二十星期。

第一次的鞭刑,在2015年1月9日星期五執行。根據報導的描述,受刑者被押送到吉達這個西部城市的某個廣場,在清真寺前,上百個民眾的目睹之下,藤條快速而不間斷的鞭打。過程中受刑者始終保持沉默,但明顯可看出他在承受著肉體極大的痛苦。(網路上有當天執行鞭刑的影片,但我不忍點開來看。)

在這次的鞭刑過後,Badawi的妻子(她已和三個孩子於2013年獲得加拿大的政治庇護)透過媒體,呼籲大眾關注此事,寄望能藉由國際政治的壓力,解救丈夫的性命。因為,雖然Badawi不是被判處死刑,但如果按照計劃每週鞭打50下,恐怕也是活不了。

或許由於巴黎在一月份發生了查理周刊攻擊事件,引發了全球的嚴重關切,連帶地也使這個案件獲得了較多的關注,例如挪威的民眾就聚集到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的門口,呼籲該國政府釋放Badawi。

2015年1月16日星期五,預計的第二次鞭刑沒有執行。傳出的理由是,醫生判定受刑者上次鞭刑的傷口仍未復原(可見有多嚴重),不適宜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再次執行,建議當局推遲時間表。(注1)

講這個要幹嘛?

我從網路上沒能搜索到此人太多的背景資料,而且說真的,這個國家對我來說也相當陌生,所以不能假裝自己可以剖析這個案件。但是看過這則新聞之後,卻讓人覺得很揪心,難以釋懷。

第一個感覺當然是,說話的自由,代價竟是如此高昂!我們自己生活在一個可以隨口吐槽政府的國家,言論的尺度已經寬到不會感覺有什麼限制,也不用擔心會因此遭遇什麼不測。但是,顯然地,並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擁有這樣的餘裕。在這世界上,仍有人會因為言論的尺度逾越了某個界限而受到嚴厲的懲罰,有的因此失去了生命,有的遭受身體傷害,生不如死。

然後我就非常的疑惑,很想知道,這個人最初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明知當局會無法容忍,卻要去架設那個網站,發表他所想要表達的言論和主張?(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明,此人只是主張可以表達意見,並沒有訴諸暴力或其他激烈的手段。)

他所做的事,是多數人絕不會想去做的。也因為這樣,我更好奇於他的「選擇」。

諸葛亮也做了他的選擇

不知怎的,這則新聞使我一直想到「苟全性命於亂世」這句話,但是忘記出自何處。查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是孔明的《出師表》。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諮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有才能的人,在遭逢亂世之時,至少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苟全性命」,一是「聞達於諸侯」。如果換成是你,會怎麼選擇?

別鬧了,既然都已經是「亂世」,最符合邏輯的因應方式,難道不是回到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最底層,把小命留著,但求溫飽?這答案有點孬,但確實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不是嗎?

為此我必須很魯莽地推斷,諸葛亮必定原本就暗藏壯志,不然怎麼會因為劉備的幾次親訪,泡茶聊天,就被他的誠意所感動,回報以一生的驅馳——那可是在敗軍之際、危難之間,奔波勞苦,至死方休啊!

顯然,有些人在評估自己人生目的(purpose)的時候,選擇的並不是「苟全性命」的選項,而是其他的。

諸葛亮捨棄了小確幸,因為劉備的知遇之恩。
諸葛亮捨棄了小確幸,因為使命感驅使著他。
諸葛亮捨棄了小確幸,
因為在那個時空之下,他相信自己必須去做值得做的事。

我不知道以上哪個答案比較正確。

但,答案畢竟不是最重要的。答案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選擇。



注1:本文有關Raif Badawi的信息,是根據The Huffington Post網站的文章,以及維基百科。

Saudi Arabia Reportedly Postpones Liberal Blogger's Flogging

Saudi Blogger Sentenced To 1,000 Lashes May Not Withstand 2nd Round Of Flogging, Says Wife



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亞馬遜到底要做什麼?:讀《什麼都能賣!:貝佐斯如何締造亞馬遜傳奇》


2014年佩服自己的一件事,就是K完了《什麼都能賣!:貝佐斯如何締造亞馬遜傳奇》(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其實也不算是什麼閱讀超級任務,這本拿起來很厚重的書,只有四百五十頁。不過它的內容的確扎實又豐富,讀起來是既過癮又有點費勁。





結論是,很值得!書蟲和書迷可以從中看到亞馬遜如何把賣書變成一門蒸蒸日上的好生意;有興趣創業的人可以仔細考察亞馬遜創辦人暨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如何一一化解資金困窘、人才求去、體制混亂等新創公司必經的危機,奠定企業穩固的基礎;至於對網路、科技業感興趣的人,則可以從本書中咀嚼貝佐斯擘畫亞馬遜事業版圖的思維,跟著摸索網際網路的未來。

我想即使是身在台灣的一般民眾,如果常接觸網路,也留意一點美國科技新聞,或許已聽過亞馬遜(Amazon)這家公司。它成立於1994年,最初以網路書店起家,從1995年賣出第一本書之後,就開啓了在網路零售業乘風破浪的二十年。

立志要做第一名

Amazon這家公司的名字,是貝佐斯和創業夥伴苦心琢磨良久才想出來的。首先,貝佐斯一心想取一個A開頭的名字,因為這樣一來,在以字母排序的各種列表中都可以排在前面。當貝佐斯得知,位於南美洲的亞馬遜河流域是全世界最大的河流,心想「就是它了!」這家公司從一開始就具備了成為「全世界最大」、「全地球最大」的雄心壯志。

以新創網路公司來說,亞馬遜的起步算是還不錯的。網路書店開張之後,訂單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看得出這是一門可行的生意,於是原本設在貝佐斯家車庫的辦公室,很快地就必須另覓空間較大的場所。只不過萬事起頭難,貝佐斯還是必須克服資金募集、人才招聘,以及軟硬體設備擴充的種種課題。好不容易公司能在1997年上市,沒過幾年卻又遭遇網路泡沫化的風暴,亞馬遜被波及,股價跟著下跌,在低迷中苦撐。

其實,亞馬遜銷售的是實體的書籍,有扎實的獲利機制,並不像當時許多網路公司做的是買空賣空的虛擬生意。等到網路泡沫風暴過去,世人從驚恐中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亞馬遜是一家有實力的公司。

以上,只是前情提要。亞馬遜以及其靈魂人物貝佐斯的厲害之處,透過本書作者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深入的採訪和精采的撰述,呈現了出來。雖然亞馬遜是一家上市公司,貝佐斯卻一向很低調,對於公司的發展策略,並不會敲鑼打鼓到處宣傳。再加上,過去十多年來,美國網路科技產業最精采的故事,寫的都是賈伯斯(Steve Jobs),再不然也是Google。至於亞馬遜,既不酷炫華麗,也不驚心刺激,能見度自然少了許多。

低調蛻變

經過二十年的發展,如今的亞馬遜已經堪稱網路巨人,舉世知名。我自己從1998年開始上亞馬遜買書,眼看著它從賣書、賣CD、賣電器,然後賣電子書、賣Kindle,總是不斷在改變。但直到讀完本書,我才發現自己所知道的亞馬遜,只是它的一小部分而已。

以下,僅列出幾個書中我個人感興趣的環節,作為日後繼續跟進亞馬遜發展的參考點。

1
貝佐斯本身並非書迷、書蟲、書癡,也不是從父母承接書店經營的生意。那麼他是如何想出在網路上開書店的點子(雖然網路書店的概念如今聽起來理所當然)?他放下了美國東岸華爾街創投公司的高薪工作,何以決定前往西岸的西雅圖落腳,在那裡成立網路書店?

其實從一開始,貝佐斯的終極目標就不是只開網路書店,他是要開一家「什麼都賣」的網路商店(即原文書名所謂的the everything store),只是因為某種考量而選擇從銷售書籍起步。正因為他不是書迷、書蟲、書癡,所以在進行經營管理的決策時,他不會受限於文人的思考。例如,當他的工程師團隊開發出那套「買這本書的人也買了xxx書」的書籍推薦系統,而且發現效果很好時,貝佐斯沒什麼糾結地就砍掉人力成本——把原本的一群編輯團隊裁撤掉了。

2
貝佐斯是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悟性極高。他跟賈伯斯一樣,選人用才一定要挑最好的,而且會親自擔任面試官,用古怪的問題測試(拷問)應徵者。創業初期,他大膽從微軟、沃爾瑪、蘋果等公司挖角好手來為亞馬遜效力。不過後來,亞馬遜所培育出的程式設計高手,也有陸續出走到Google和蘋果等公司。

有一點我特別印象深刻:雖然亞馬遜自詡為科技業,但員工的薪資水準其實比較接近零售業,而且貝佐斯非常節儉,提供的員工福利根本比不上矽谷那些光鮮亮麗的高科技公司。但是,為什麼亞馬遜的員工會願意接受比較低的薪水,同時忍受老闆貝佐斯暴躁的脾氣呢?這一點,書中有部分答案,但也還是個謎。

3
乘著網路商務的消費趨勢,以及免去實體店面的成本優勢(還有稅負上的優勢),亞馬遜愈來愈壯大,大到擠壓了其他商家的生存空間。不管是書籍,還是3C產品、CD和DVD、玩具、尿布、鞋子,凡是被亞馬遜看上的生意(透過網路後台的銷售數據,亞馬遜可以輕易分析出熱賣的產品是哪些),它都要分一杯羹,而且說白了,總是祭出低價競爭這一招來壓制對手,通常不出一星期就可以讓對手舉白旗求饒。看到這部分競爭的慘烈,實在會讓人覺得亞馬遜很邪惡!

不過話說回來,我覺得貝佐斯貫徹了一個令人不得不佩服的信念,那就是永遠「給顧客最低價」。為了給顧客最低價,他嚴苛地要求員工消除一切的浪費、無效率,要求供應商也要給出最低價­­——他壓迫員工和供應商不遺餘力,但另一方面也始終把顧客擺在第一,保證給顧客最低價,而沒有因為自己市占率提高了就逕自漲價求利潤。我認為這是他在屢次企業競爭(惡鬥)中能夠取得勝利的一個重要因素。

4
如果要我舉出最佩服貝佐斯的一點,我覺得不是他的聰明,不是他的節儉,不是他的幸運,而是他似乎從創業伊始就懷抱著宏大的願景。他從零開始把網路書店建構起來,並建立了龐大的專屬物流系統(如果不是地球上最大,也很可能是最複雜),光是這整個過程已經相當不容易。

然而他並沒因此停下腳步,而是不斷投入資金、人力去開發新的業務項目。例如電子書的發展這段特別驚心動魄,因為根據本書的描述,根本就是亞馬遜趕鴨子上架,強逼各出版社就範而促成的結果(這是另一個消費者很爽、供應商很不爽的例子)。另外,AWS(Amazon Web Services)網路雲端平台服務,以及Alexa – Actionable Analytics for the Web網站排名分析系統,則都早已跨越網路書店的範疇了。


為什麼傑出(如果不要說偉大)的企業執行長都有這種「看見未來」的預視力?雖然亞馬遜總是讓它的競爭對手恨得牙癢癢,但不可否認,它並不只是一家用削價競爭消滅對手的企業,而更是一家不斷在朝願景邁進的企業。而終極的願景,或許只是祕密地存在於貝佐斯的腦子裡。

2013年8月,貝佐斯在世人的驚嘆聲和困惑眼神的注目之下,宣布(用自己的錢)收購業績下滑的華盛頓郵報。傳統媒體在網路的打擊之下,已歷經了多年的衰退,大家都很好奇,精打細算且眼光獨到的貝佐斯,到底打算如何經營華盛頓郵報?可惜的是,本書並沒有探討或預測這部分,而行事一向低調的貝佐斯,也理所當然沒有向大家告知,所以,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

曾有人說,貝佐斯是繼賈伯斯之後,最值得注目的企業領導人。亞馬遜的確是一家值得關注的企業。表面上看起來,這家公司似乎跟我們日常生活沒有直接關聯,不像蘋果的iPhone,以及Google的搜尋引擎和電郵信箱,是我們每天都看得到、接觸得到的。亞馬遜對世界的影響力,可能隱藏在看不見的網路世界中。它的願景力和想像力,或許是我們更需要學習的。

------------------------------------------------------

以下知名企業的成立時間,列出來參考備忘:

微軟:1975年成立

蘋果(電腦):1976年成立

Amazon:1994年成立

Yahoo!:1994年成立

Google:1998年成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