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她以為她是誰啊?:小學生故事1


哎呀,我的頭好痛!

不是真的頭痛啦,是我覺得很傷腦筋,因為今天班上有人「開戰」啦!

這事說來話長,不過我覺得都是因為文惠太認真的關係。我可以大膽預測,如果現在班上要投票選舉「最不受歡迎的人物」,文惠恐怕會當選。

文惠就住在我家附近,從進小學開始,我們上下學常常會在路上相遇,更巧的是,三年級開始我們就被編在同一班。

文惠的功課好,我也不賴,不過我覺得她比我用功多了,不管在學校上課還是在家溫習功課,她都很認真。我去過她家做功課,但是才去幾次就不想再去了,因為文惠做功課的時候很嚴肅,不但規定我不可以邊寫作業邊吃東西,還不准我跟她講話。這樣不是很無聊嗎?既然不能聊天,那我自己在家寫功課就好了啊!

可能因為我和文惠家住得比較近,班上的同學都覺得我們兩個是好朋友。不過我覺得文惠有一點受不了我,因為每次她要跟我討論數學,我都跟她說「妳做的那些數學題太難了,考試不會考啦!」她大概覺得我很不上進吧,所以後來也不會來找我討論了。

文惠已經連續兩個學期都當數學小老師了,但是最近她的心情不太好,因為上次月考我們班的數學考得很爛,老師規定我們每週二和週五的早自習都要考數學來加強。天啊!本來就不喜歡數學,還要增加小考,真是討厭!而且文惠好嚴格,對那些考不好的同學,她會用不太好的口氣和臉色跟她們說話,所以班上早就有些人對她「不爽」了。

戰火是在今天早上點燃的。

其實你不用看日曆就知道今天早自習要考數學,因為一大早進教室就可以看到文惠忙著在整理考卷,然後在座位上認真的溫習數學。

時間一到,文惠站起來環顧教室一週,發現還有七、八個同學沒來,臉馬上垮了下來。她抓起桌上的一疊考卷,走到講台前,從第一排開始發。大家看到她這樣,也不太敢講話了。

正當考卷發到一半時,有腳步聲從後門傳過來。是淑玲和家恩。

「叫你快一點,你還拖拖拉拉,現在遲到,有人要生氣了!」這話是淑玲在跟家恩講,但聽起來又好像是說給文惠聽的。文惠聽了,抬起頭來看了這兩個人一眼,臉上幾乎沒有表情。

文惠發完考卷,走到講台中央,用很冷的聲音說:「七點五十五分收卷。」

大家聽了,當然是埋頭寫考卷,可是這時淑玲卻把早餐拿出來吃,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一副不打算寫考卷的樣子。

文惠當然也看到了,她接著說:「我身為數學小老師,有責任督促大家。希望少數人不要當害群之馬,拖累全班的成績。」說完便要走回座位。

「羅文惠,妳在說誰?」淑玲聽了,立刻被激怒了。「誰是害群之馬?」

「被說的人自己心裡明白,不需要指名道姓。」文惠冷冷的說。

淑玲聽了立刻站起來,拍著桌子說:「數學考不好又怎樣?憑什麼說別人是害群之馬?妳以為妳是誰?功課好有什麼了不起?」

告訴你,文惠也不是軟腳蝦,「功課好沒什麼了不起,但是不認真的人,就算給妳再好的環境也沒用!」這聽起來好像是媽媽在訓誡小孩!

接下來她們兩個講的話我就不太記得了,反正就是淑玲走到文惠座位旁,兩個人開始吵架。當然,立刻就有幾個淑玲的死黨過來勸,我身為文惠的好朋友,也過去勸文惠。

「好啦,不要吵了。」我說。

「誰在吵了?」文惠還真是不服輸,「是有人無理取鬧。」

這不是開戰,是什麼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