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文明是奢侈的:讀繪本書《家族相簿》


不知是否有人注意到這個數據:在台灣,每兩小時就有一個人遭到性侵(2011年至少有4225個性侵被害人)。這個數字實在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繪本書《家族相簿》,說的就是關於性侵害的故事。故事裡的主角是住在某個客廳沙發裡的老鼠一家五口,有爸爸、媽媽、大女兒碧莎和小女兒妮絲,以及爸爸的弟弟,也就是叔叔瓦提亞。
小妮絲的生活原本過得很開心,每天盡情玩耍,而她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窩在沙發上翻閱家族相簿,相簿裡有爸爸媽媽的結婚照,以及各式各樣過去的回憶。

最近,瓦提亞叔叔做了一隻米老鼠玩偶,送給小妮絲。小妮絲很開心,但是姊姊卻要跟她搶,結果兩個人在爭搶的過程中,竟把米老鼠玩偶扯壞了,而且在吵架當中,她們把玩偶放在沙發上忘了拿回來。

同一時間,房子裡來了一隻大雄貓。大雄貓知道沙發裡藏著老鼠,正在盤算要怎麼抓老鼠來玩。小妮絲知道,若獨自到沙發上拿玩偶,可能會有危險,可是媽媽正在忙,沒時間理她。小妮絲只好去央求瓦提亞叔叔。

瓦提亞叔叔聽了小妮絲的請求,一口答應。不但幫她把玩偶拿回來,還說要幫她把玩偶修好。不過,瓦提亞叔叔一邊說著,卻把小妮絲抱了起來,緊緊摟在懷裡。小妮絲覺得這樣被抱著很難受,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瓦提亞叔叔一直向小妮絲保證會修好玩偶、會在她需要的時候幫她,但同時又對她做出一些奇怪的事,而且還跟小妮絲說,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的祕密,絕對不能告訴別人。

由於繪本書是普通級出版品,我們看到作家用一些隱晦的方式表現瓦提亞叔叔對小妮絲做的一些不對的事。例如,瓦提亞叔叔抱著小妮絲,並把自己的尾巴拿到她面前,要她抓著這尾巴,抓緊一點;瓦提亞叔叔跟小妮絲一起看家族相簿,同時卻把手伸到小妮絲的腿上撫摸……總之是愈來愈過分。

這種種舉動,讓小妮絲覺得很不舒服。可是她不敢跟別人(爸爸、媽媽或碧莎)講,為什麼呢?一來是因為瓦提亞叔叔要她保證一定保守祕密,而她答應了。二來叔叔威脅她,如果把這些事告訴任何人,她最喜愛的那本家族相簿就會被閃電劈成兩半!(這應該是「會造成妳的家庭破碎」的意思。)

有一天,小妮絲跑到沙發上,想要躲起來靜一靜,沒想到瓦提亞叔叔又出現了。他又要小妮絲坐到他的大腿上來。小妮絲很不願意,一直閃躲。沒想到,躲到角落時,居然被大雄貓裝設的捕鼠器夾住了。小妮絲又驚又怕,呼喊瓦提亞叔叔來救她,可是瓦提亞只想到自己的行為可能被發現,急著趕快落跑。臨走前,他還不忘叮嚀小妮絲,什麼都不准說出去。瓦提亞在驚慌逃跑之際,撞到了客廳的檯燈,被燈罩罩住,困在裡面。

被困住的小妮絲又害怕、又傷心,她要怎麼跟媽媽解釋呢?媽媽會不會罵她亂亂跑、不小心呢?如果她跟媽媽說,她之所以被捕鼠器夾住,都是瓦提亞叔叔造成的,大人一定不會相信她說的話。

然後,大雄貓來了,他發現自己一次逮到了兩隻老鼠,非常得意。他後來決定選一隻,於是把瓦提亞這隻大老鼠帶回去玩,留下小妮絲。

是碧莎發現了小妮絲,趕緊喊媽媽過來,把小妮絲救了出來。在媽媽幫她包紮傷口的時候,小妮絲終於把事情的一切經過告訴媽媽。(這媽媽也真是相當平靜),她將瓦提亞叔叔的照片從家族相簿裡撕下來,說:「瓦提亞叔叔的行為比大雄貓還要差勁,他的照片再也不能貼在我們的家族相簿裡了。」全劇終。

說實在,有關性侵害的文字或繪畫並不容易表現,就如同要與人談論這個話題,也會讓人覺得很彆扭一樣。為什麼彆扭呢?仔細一想,是否,談論性侵害這件事會讓女性或幼弱的人感到恐懼,以及有一種羞恥感呢?一般情況下人們不會想談這件事,但會不會就是因為大家避談,諱莫如深,所以遭受侵害的人往往都是隱忍了好一段時間,才會(忍無可忍地)發聲控訴?而從社會新聞報導中我們常看到,加害者以及受害者身邊的人(例如家人、師長)往往第一時間都加以否認,並對受害者扣上「亂講話」「不孝」「發神經」「太敏感」「誤解好意」等帽子,給予受害者二度的打擊。

家族相簿》這本書,試圖呈現一個在家族內遭受性侵害的小老鼠的遭遇。它揭開了一些人們平常不會想去碰觸的面向,例如為什麼有些家庭內部會任由性侵害者橫行?親子的關係是否趨於疏離而缺少溝通,或父母因故無法花足夠的心思在子女身上以致察覺不到任何異常?家中是否由權威的氣氛所支配,孩子有耳無嘴,沒有表達意見的餘地?(寫到這裡我想到之前讀過的小說《蘇西的世界》,在事發當時,蘇西也是受到權威、禮貌等因素的影響,而沒有拒絕加害者要她「幫個忙」的提議。)

至於這本書沒講到的,還有很多。例如,書中並沒有明言「性侵害」這個字眼,當然也沒有下任何定義,因此,父母如果要跟孩子討論,哪些行為算是不適當的行為,應該加以拒絕或舉報,似乎無法從此書中得到明確的線索。

此外,我個人認為故事的結局滿沒激勵性的:瓦提亞叔叔最後是自己被燈罩困住,然後被大雄貓帶走,而不是在小妮絲的抵抗或舉報之下受到制裁(雖然這也很少是真實的狀況)。所以在這本書中,受害者的形象始終是脆弱無助的,公理正義並未獲得伸張。

再者,我覺得媽媽得知小妮絲的遭遇之後,反應過於平靜。或許有人會說,既然事情都發生了,壞人也被帶走了,媽媽還能做什麼呢?但這故事從頭到尾突顯的是,至少在性侵害這件事上,受害者的母親似乎無法發揮保護女兒的功能。小妮絲一直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媽媽(為什麼?);被捕鼠器夾住的時候,她也想著如果告訴媽媽,媽媽可能不會相信(為什麼?);而等到最後她向媽媽說了一切,媽媽所做的,就只是把叔叔的相片撕下來。

如果基於事實,母親真的是無法在這個部分發揮功能,那麼我覺得或許未來在宣導防治性侵害時,就應該教導兒童,遇到這樣的事不要只跟媽媽說,還要告訴其他真的能幫忙的人(老師或警察?噗浪或臉書?),否則很可能遇到的大人,反應都是忽視、淡化,甚至否定孩子的說法。

文明之可貴,就在於它能減弱人類潛在不文明的驅力與行為。「每兩小時一人遭受性侵」這樣的數字正透露著,我們的文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