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當你的臉書朋友中,不熟的人愈來愈多……

最近突發奇想,覺得或許可以把「斷捨離」的概念用在臉書Facebook上。最直觀的做法,當然就是檢視臉書朋友,然後把其中無實質意義的「朋友關係」捨棄掉。

為什麼要進行這種斷捨離?

並不是閒閒沒事,而是早就開始有一種困擾:每次打開臉書,總有瀏覽不完的朋友近況、他們按讚的貼文、他們的轉貼分享,再加上愈來愈多的社團,以及系統自動推送的各種文章和廣告,使人很容易一入臉書深似海,難以自拔。我還不想棄臉書而去,但實在感到目前的使用體驗很沒生產力。想要改善或簡化臉書頁面上紛然雜陳的訊息,除了更改隱私設定之外,似乎只能試著調整臉書朋友的組成。

聽說國外有個人曾經檢視他的臉書朋友名單,結果發現他跟許多朋友要不是很久沒見,就是根本沒見過面。不過這個人並沒有直接刪掉那些不知何時加來的朋友,而是索性把「臉友」一一約出來喝咖啡,重新認識彼此。這個過程後來成為熱門的暖心話題,在網路上傳頌。

加我,還是別加我?

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流行互加臉書朋友,建立聯繫的管道,好朋友加、熟人加、同學同事加、客戶加、剛認識的人也加。加為朋友很容易(或許也可以說,要當面拒絕加為朋友並不容易),然而當臉書朋友的名單愈來愈長,問題漸漸浮現。

無論臉書朋友的數量是數十個、數百個或上千個,我想大家都同意,並不是每個名字出現在我們頁面上的人,就理所當然是「朋友」。事實上,在實體世界,很多這種人我們比較習慣稱為「認識的人」、「熟人」,甚至「不熟的人」(臉書後來有劃分點頭之交和摯友兩種)。簡言之,人際關係有親疏之分,這是再自然不過的現象,但臉書朋友基本上卻是親疏混雜——再不熟的「朋友」,都可以查看你的資料,得知你的近況。再不熟的「朋友」,他按讚的訊息也要推送給你看,而你也會得知他的近況。

隨著「加為好友」行為的年深日久,臉書朋友的組成漸漸從「大部分都是好友和熟人」的親,轉變成「過半都是不熟的人」的疏,你覺得這會不會影響你使用臉書的方式和感受?我認為會。

工作上的感想,如果心知主管、老闆看得到,你會不會寫得不一樣?
血拼消費的狂喜,如果家中長輩看得到,你會不會想要低調一點?
工作、婚姻遭遇挫敗,你願意在臉書上公開嗎?

友誼的海市蜃樓?

有一種人際關係的潛規則似乎在臉書上同樣適用,那就是人們在社交場合中習於報喜不報憂。尤其在充斥著「不熟的人」的社交場合,我們的表達方式和溝通內容更會自然流於表面化。對於可能招致驚訝、嫌惡、害怕、嫉妒,以致使我們自己感到窘迫、自憐而難以自處的訊息,我們根本不會想在這個平台上透露一個字。反過來說,我們大概也沒有心理準備,去回應臉書朋友發布這一類的訊息。

在熟人和不熟的人面前,什麼樣的分享內容最安全、最可接受?我想是那些容易理解、具有普遍性、人人都會經歷的生活經驗,高也不至於高不可攀,低也不至於令人難堪。

於是,我們欣然地觀看著孩童的甜美而非哭鬧、夫妻的恩愛而非爭執、上班族休假的精采而非工作的貧乏、家族團聚的溫馨而非親人關係的冷淡、華服美食的絢麗而非財務收支的窘迫——在這個虛擬又帶著真實的網路社群之中,我們似乎因為靠攏在一起,而變得生活經驗相近、心態相近(like-minded)了。

臉書頁面上安全、可接受的訊息真的愈來愈多。寵物或小孩的可愛抓拍、標題聳動的新聞轉貼,以及被按讚後直接推送過來的農場文、雞湯文,這些訊息本身或許無不妥,但是乘以N倍(N有多大,端視你的臉友人數多寡)之後,挑戰著每個人的時間和注意力,也間接使我們養成瀏覽卻不閱讀、觀看卻不關心的習慣。

當我們的臉書朋友組成中,不熟的人愈來愈多,這樣的現象或許會更趨明顯:

訊息的氾濫,使我們愈來愈難以用心閱讀臉友的分享貼文,不管那是重要還是不重要的。
臉書上的人都顯得很正面、心情很好、很有正義感、很有慈悲心、很有行動力。
我們在臉書的分享會愈來愈表面化、淺薄化、娛樂化、不痛不癢化。
我們會減少分享生活中較為隱私、個人的層面。
我們會減少分享人生中較為嚴肅、較為抽象的層面。
我們分享的主題會愈來愈趨同我很佩服這個人,我想若大家心有餘力,應該也會想這麼做。

然後,或許有一天,我們當中的某些人會決定不再於臉書分享了。(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或許找時間另起一文探討。)

臉書的存在,的確幫助我們維繫了許多在實體世界不容易或不可能維繫的人際關係,也使我們有機會交流日常生活中的微情感、微情緒,這些優點必須加以肯定。不過,臉書親疏不分的特性,以及我們自己無差別的「加為朋友」動作,遲早會導致臉書的使用體驗愈來愈糟。

到頭來,人還是會尋求別的管道來維繫重要的人際關係,而Facebook這個原本提供多人共同分享的絕佳平台,反而開始顯得冗贅。就好比一場你不得不現身的聚會,所有你認識或認識你的人都在(一開始就是你同意讓他們來的)。你在那群人面前的言行大概沒什麼營養。公平的是,人們會諒解你,因為他們也一樣。

「檢視」了半天,我發現能夠率直地unfriend掉的臉友實在少之又少。看來,想要在臉書上圖個訊息的清靜,或許得等Facebook自己改版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