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不曾夢見佛洛依德(詩)


白鬍子的佛洛依德在餘夏未褪的九月大街上沉思

提起破冰船上的航行歲月
清淺的一小方微笑立刻浮躍
熱烈的眼神
「喂,夢的汪洋裡你認為有些什麼?」
「又深又黑,比孤獨還要孤獨呢!」

潛入睡眠最底層
慾望在意識深處呼喊
是誰在混亂中喊著誰?
那些不認得自己的靈魂

夢的難民傷心欲絕
從睡眠的版圖被驅逐出境
擱淺在醒與不醒的邊緣
張望遲遲不來的黎明

只有北極熊還能自在翻游
調皮掀揭夢的瘡疤
無視人類進化的疼痛

至於真正的潛意識 哎
最後還是沒見到
離開時 把用不完的問號統統倒進海裡
不知道他們都發現了沒有

乾笑完畢
佛洛依德起身道別
「下次可以討論棒球比賽裡的性暗示嗎?」
「一定一定,
改天一起蹲在外野看台大聲用臺語朗誦夢的解析好了!」
本世紀最驕傲的微笑被揮擊成高高的飛球
在空中迴旋
俯視如星群般焦灼不安的手套們
從此
不曾夢見 佛洛依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