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

葡萄美酒敬人生:電影Sideways尋找新方向

年過四十之後,很多事看起來都不一樣了。

所謂的四十,不一定是從生日那一天起算,而是在意識到自己即將跨過四十門檻的那一刻開始。從此之後,思維和心境都會一點一點地發生變化。這說起來有點玄,但經歷過的人想必都知道是什麼感覺吧!

能打從心底歡快地度過四十歲這個關卡的人,我會很佩服他(她)。不是嫉妒哦,是真的佩服。因為這代表此人在過去近四十年的歲月裡,做對了很多事,而且也蒙受了幸運之神的許多眷顧。只不過,我想多數人不是這樣的;多數人,也就是平凡人,來到四十歲這個階段,想必有著這樣或那樣的煩惱,這樣或那樣的挫敗,要享受輕盈簡單的快樂,不再那麼簡單了。

所謂的「四十不惑」,不就是很多事已經能看明白了,再也無法假裝沒看見,或出於自身期望加以虛飾。年輕氣盛時,遠大的彩色志向誰不曾有過?然而,一路前行的顛躓,不知不覺磨掉了純粹的熱情,人開始體認到,自己也就跟「其他人」一樣,是個血肉之軀。

走到這裡,制式化的成功典範不再那麼激勵人心,因為不惑之人更能明白,在平凡中踏實前行,能做到不忘初衷就很不容易了。而或許,《 Sideways 尋找新方向》(2004)這部電影可以為年屆不惑的人提供某種療癒。(附帶一提,本片導演Alexander Payne在2011年的另一部作品《The Descendants繼承人生》,喬治克魯尼主演,也很適合四十歲世代觀賞。)

《Sideways》電影的核心人物,正是即將邁入中年的兩位男性,他們相約從洛杉磯開車北上,前往北加州Santa Ynez Valley一帶葡萄酒產區,展開一週的假期。這趟旅行的目的,是為了慶祝傑克(Thomas Haden Church飾)即將結婚,所謂的單身漢最後狂歡。

旅行的意義

負責規劃這趟旅行的是麥斯(Paul Giametti飾),傑克的大學室友。這兩人的個性大相徑庭,傑克開朗不羈,麥斯內斂沉鬱,不過這不妨礙他們真誠的友誼。麥斯很期待這次旅行,他深知這是兩個老友重聚的難得機會,畢竟等傑克成家後,再要結伴出遊就沒那麼容易了。

麥斯熱愛葡萄酒,品酒很有心得,造訪酒莊是他最大的樂趣之一。自從兩年前麥斯離婚之後,品酒少了個伴。他的前妻薇琪也喜歡酒,兩人曾有聊不完的話題,可是如今卻已分道揚鑣。兩年過去了,麥斯仍難擺脫婚變的失落,他暗自盼望還有破鏡重圓的機會,但是生活始終一團亂的他,用什麼挽回前妻的心?

唯一還能使他振作精神的是寫小說。他不久前才完成一部小說,投稿給多家出版社,最近終於有一家小出版社表示感興趣,並且正在進行第二輪的評估。如果說黑暗中總需要一點微光,這部小說正是麥斯中年逆襲的唯一希望。要是投稿能被接受,得以付梓出版,麥斯就能晉身publishing author出書作家之列,一掃幾年來的陰霾。

不過,雖然期盼小說能出版,期盼前妻能回心轉意,但是對人對事麥斯都不敢抱什麼希望,他是個悲觀的人。趁著這次出門旅行,他想放鬆心情,和老友共度假期,獲得友情的慰藉,暫時忘掉種種煩憂。

而傑克想的可不一樣。傑克把這趟旅行視為婚前僅剩的單身時光,他早就準備好伺機開展豔遇,而且絕不允許老是哭喪著臉的麥斯破壞好事。

傑克大學畢業後當上演員,曾是家喻戶曉的肥皂劇男主角,但年紀漸大後,更上層樓的可能性沒有了,現在他更多的是接演廣告片的旁白配音。他不甘心就此退出演藝行列,但已開始考慮,是否該跟著未來的岳父學習做房地產生意。

一星期的酒莊之旅,就在兩個男人各不相同的心情下展開。

麥斯不愧為葡萄酒老饕,對北加州一帶的酒莊、餐廳、葡萄園如數家珍,他帶著傑克造訪各酒莊,遍覽葡萄園美景。電影觀眾可以順便見識加州的招牌紅酒:Cabernet Sauvignon、Syrah、Pinot Noir,白酒則有Chardonnay、Sauvignon Blanc。其中,麥斯最鍾愛的是Pinot Noir黑皮諾,這種葡萄的皮薄,不喜炎熱,並且需要細心的栽培和照顧,可以說是比較敏感細膩的品種。其實,黑皮諾的「氣質」就像麥斯這個人的性格。


兩人去了一家麥斯常光顧的餐廳,在那裡遇到女服務生瑪雅(Virginia Madsen飾),長相氣質皆不俗。傑克對男女之事很敏感,察覺到瑪雅對麥斯的親切中帶有特殊的熱度,而麥斯似乎也對她有好感。傑克立刻開始敲邊鼓,勸麥斯採取主動。可是,麥斯大半個人還浸泡在失婚的惆悵裡,他沒有心思追求新戀情,況且勇氣也不足。

好巧不巧,隔天兩人去某家酒莊品酒時,傑克向火辣性感的服務員史黛芬妮(Sandra Oh飾)搭訕,攀談之間得知她也認識瑪雅,於是把握良機,約好四人晚上聚餐!傑克積極替麥斯製造機會,卻讓麥斯不太自在,畢竟他還沒準備好放下前妻(若沒外力介入,恐怕他永遠都不會有準備好的時候)。

麥斯眼看傑克無所顧忌地撲向史黛芬妮,把婚約拋在腦後,對這樣的輕率和不忠誠不以為然。但傑克根本聽不進勸誡,他一心只想放飛自我,根本不在意下個週末就要跟另一個女人步入禮堂。


故事接下來會怎麼發展呢?在傑克的不斷鼓動之下,麥斯漸漸感受到瑪雅對他的關注,但是沉鬱的他,有可能和同樣內斂的瑪雅擦出火花嗎?而傑克會真的愛上史黛芬妮而無法自拔嗎? 

枝節橫生,力挽狂瀾

曾看過有評論提到,這部電影與「中年危機」有關——過了年富力壯的青年時代,理想經受挫折的搓洗,人開始對現實質疑、對自己失望,然而此時,仍有一股想奮力掙扎,扳回一城的企圖。

麥斯歷經失婚,守著中學英語教師的工作,鬱鬱寡歡,不過他仍投注心力埋首創作,耕耘文學夢。他喜愛文學、電影、葡萄酒,只不過身邊似乎沒人懂他,唯一曾經知心的伴侶,如今已離他而去。

傑克年輕時風流倜儻,粉絲無數,然而煙花易冷,如今也終於來到事業不上不下的尷尬階段。更換人生跑道需要勇氣,需要能放下既有的虛華榮耀。傑克還沒下定決心。

瑪雅和史黛芬妮,在電影中屬於配角,然而這兩人的角色都正好是遭遇過婚姻挫敗的中年女性。離婚後,瑪雅考入研究所,攻讀與葡萄酒有關的園藝學科,追求日後的事業方向。史黛芬妮作為單親媽媽,認真工作著,並渴望能遇上良人良緣。


人生路上,每個人的境遇各不同,好或壞無法比較。然而,可以確定的是,人總有遇上低潮的時候,而回應低潮、克服低潮的方式每個人都不同。在年屆不惑之時,假若境遇不如人意,你會怎麼面對?能夠笑著Let it go,還是試圖做些什麼來力挽狂瀾?

事業工作遭遇瓶頸,眼前的挑戰開始讓人感到力不從心。
身材容貌,到了只會或快或慢走下坡的階段。
婚姻感情,到了激情過後歸於平淡的地步。
曾有過的多彩青春,漸漸褪去了顏色。

曾以為可以任性奔赴遠方,到頭來卻發現自己大多數時間都在與眼前的苟且纏鬥。接下來往哪裡走?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因為沒有正確答案。但是最好也別為了向誰交代而給出政治正確的答案。

選己所愛,不忘初衷

電影的英文名稱叫 Sideways,其原意是側向(一邊),可引申爲事情有了預料之外的發展,橫生枝節之意。主角的名字麥斯(Miles)則暗示著「漫長之路」。這兩個字都呼應著劇情,也暗喻著人生。這趟旅行的確枝節橫生,最後還出現失控場面,造成情感破裂和難堪窘境,但也因為有如此激烈的意料之外,才促使當事人自省和覺察,體會到什麼才是自己想要,誰才對自己最重要。


其中,麥斯的心境有所轉變,他放下猶豫和悲觀,鼓起勇氣走向前,守護自己所愛。 若把人生比喻為一場馬拉松,後半段顯然比前半段更考驗毅力和耐力。然而,跑前半段時一心求勝的想法,到了後半段有可能發生轉變。若眼看著「獲勝」的機率變小,使人堅持下去的,或許不再是求勝的意志,而是「跑完全程」或「享受過程」的不忘初衷的無憾。

或醺或醉看眾生

看完電影,不知有多少人對葡萄酒產生了興趣?根據網路上的資料,這部電影的「後勁」挺強的。電影上映後掀起了一股熱潮,許多人前往電影拍攝地點尋訪酒莊,品嚐葡萄酒;美國加州產的葡萄酒整體銷量在此後幾年顯著成長。劇情中,麥斯對黑皮諾情有獨鍾,卻特別討厭梅洛(Merlot),於是梅洛酒成了唯一躺槍的受害者,銷售獨獨下滑。

藉著多次重看的機會,我把電影中出現的葡萄酒做個不完全記錄。

麥斯和傑克第一天出發時在車上喝的酒:
Pinot Noir黑皮諾白氣泡酒/Byron 1992年份/美國Santa Maria Valley
麥斯和傑克在Hitching Post餐廳喝的酒:
葡萄品種不明/Hitching Post自釀酒/美國Bien Nacido Vineyard
麥斯提到曾和前妻一起野餐時喝的酒:
Cabernet Sauvignon/Opus One酒莊 1995年份/美國Napa Valley
四個人在餐廳聚餐點的酒:
Sauvignon Blanc白蘇維濃/Fiddlehead酒莊/美國Santa Barbara
Pinot Noir黑皮諾/Whitcraft Winery酒莊/美國Santa Barbara
Pinot Noir/Botella酒莊Sea Smoke/美國Santa Maria Valley
Pinot Noir/Kistler酒莊/美國Sonoma
Pinot Noir/Pommard酒莊/法國勃根地伯恩丘Les Charmots
在史黛芬妮家看到、喝到的酒:
Pinot Noir/Richebourg酒莊/法國勃根地Côte de Nuits
Syrah希拉/Andrew Murray酒莊/美國Santa Barbara
麥斯珍藏,打算在10週年結婚紀念日開來喝的酒:
Cabernet Franc+Merlot/Cheval-Blanc白馬堡 1961年份/法國波爾多Saint-Émilion
瑪雅「入坑」愛上品酒的酒款:
Cabernet Sauvignon + Cabernet Franc/Sassicaia 1988年份 Tenuta San Guido酒莊/義大利托斯卡納 

酒單本身沒什麼意義,若不親自品嚐,不可能知道酒的風味。(不過反過來說,就算有機會品嚐,也不見得能get到酒的美妙~)生活裡的種種酸甜苦辣,也是親身嚐過了,才會真懂那滋味吧!

以酒比喻人生的作品可能不少,十多年前的這部電影值得一看再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