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蒙塵的心,該如何打掃:讀《新.零極限》


不知為何最近常常聽到這句話:「改變別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改變自己。」相信有一定程度人生歷練的人都能體會,從自身做起的重要性。然而知難行易,從我們的眼睛看出去,有問題的總是別人啊(看不到自己),會希望別人(先)改變也是很正常的。要是改變自己的過程可以簡化一些,那麼或許我們會更有動力去做吧!

逛書店的時候,看到零極限的作者出新書了:零極限:透過未完成的清理,再度脫胎換骨的祕密At Zero: The Final Secrets to Zero Limits The Quest for Miracles through Hooponopono),想到自己好久沒「清理」了,於是帶著一種與老友寒暄的心情,把新書拜讀了一遍。



讀過《零極限:創造健康、平靜與財富的夏威夷療法》的人,一定知道所謂的四句真言:「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這四句話是「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用來「清理」的話語。根據其概念,人所遭遇的種種問題,都與自身潛意識中存在的「程式」有關,也就是說,潛意識中的這些程式導致人作出特定的反應行為,並因此產生問題。

問題可大可小,都可能與某個程式有關,因此生活中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是被清理的對象,尤其遭遇困惑、難題、衝突、不順遂時,就可以在心中多次默念這四句話,以達到療癒的效果。

從自己先改變的療癒

初讀《零極限》,我非常驚訝於它的簡單:居然只要用四句如此稀鬆平常的話,就足以清理各種狗屁倒灶的人生問題。不需要遵循特殊的儀式、不需要公開念誦、不必禱告祭拜,只要在心中多次默唸或默想這四句話。更不可思議的是,不必讓問題的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知情,當然更不必要求對方也要做同樣的清理。換言之,真的只需要自己默默在心中使用這四句話不斷清理,就可望改善問題的狀況。

經過一段時間的體會,我認為人的潛意識中的確存在著許多需要被「清理」的東西,而這四句話,或許是所有清理工具中最簡單的一種。(萬一不是最簡單,也至少是最親切的吧!)

《零極限》作者喬.維泰利Joe Vitale在偶然的情況下,聽朋友提及有位治療師(後來知道是修.藍博士),曾在不直接接觸精神病患的情況下,使用一種特殊的療法,竟治癒了一整個精神病院的患者。任何人聽說這種事都會覺得難以置信,作者也是,他為此開啓了對荷歐波諾波諾這個夏威夷療法的追尋,後來寫成了《零極限》(修.藍博士是共同作者)。現在,他又出版了《新.零極限》,新書中最有趣的部分,似乎就是因為這四句話太簡單,許多人反而會對它產生懷疑:

「真的用這四句話清理就可以了嗎?」
「是否應該每天固定念個幾千次才有效?」
「四句話是否有正確的念誦順序?」
「我不習慣講『對不起』這三個字,可以不要講嗎?」
「我要求我的配偶(或子女)也用這四句話清理,可是他們不願意,怎麼辦?」
「都已經念這四句話念了一星期,狀況還是沒有改善,為什麼?」

啊哈!這些質疑作者都收到了,因此他在新書中花了滿長的篇幅在分享他自己清理的體驗,也答覆了許多相關的疑問。這會幫助我們放下速成速效的期待,更明確了解荷歐波諾波諾沒有那麼「神奇」:別以為輕鬆念個幾次,問題就必須瞬間消失,更別以為念個幾次,療癒就終身有效。

就我的理解,荷歐波諾波諾是一個隨時隨地可以運用的工具,幫助我們在生活中修心修行,清理潛意識程式的干擾,重新回到零的狀態(是的,我們必須不斷不斷地調整回到零的狀態)。在零的狀態下,我們才能以醒覺的意識去思考、行動。

讀完《新.零極限》,我想整理幾個對我來說特別有用的概念。

對問題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

要放下「別人應該改變」的這種想法,真的不容易。但唯有我們願意對問題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療癒才會真的發生。

不管是赴約遲到(因為塞車)、功課不好(家裡沒有適合讀書的環境)、業績落後(景氣不好)、人際衝突(對方不講理),我們太容易在自己以外的地方找到可怪罪的對象。此時,不妨用修.藍博士的話提醒自己:「有沒有發現,每當問題發生時,你都在場?」

問題會在我們的面前發生,即便不說問題是由我們造成,問題也一定跟我們有關。了解「問題跟我有關」,接受「自己是問題的源頭」,才能進一步開始「清理」,而且要記得,清理的對象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讓我模擬一下:如果認定問題是出在別人身上、問題該由別人負責,然後進行清理,這時我們在心裡清理的對象會是別人。這樣的清理,就算不帶有怨懟、責怪的情緒,也可能隱藏著一種傲慢,認為自己比對方厲害、高尚、正確。這種心態與零的狀態是有所偏離的。)

對問題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其重點在於回返自心,省察自己身上有一部分是與問題有關的,然後不管怎樣,就開始清理自己吧。幸運的是,根據荷歐波諾波諾的概念,我們並不需要探求問題發生的原因,所要做的就只是「清理」。

清理,為了回到零的狀態

我自己的理解,書中所提到潛意識的程式,有點像是傳統觀念中所謂的「無明」與「業力」。或許大家同意,每個人天生都帶有自己特殊的行為模式和反應模式,例如有人本性溫柔善感、容易信任人,有人則暴躁易怒或神經敏感,有人保護小動物,有人則會捉弄小動物。

行為與反應模式,以及隨之而來的人生際遇,無法完全以家庭環境或遺傳基因來解釋,於是被歸因於累世的因果。因果發生的詳情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它有可能被轉化為一道道的程式,寫在潛意識中。何謂程式?就是每當人生際遇中出現某個特定條件,這道程式就會執行,沒有例外(除非例外的狀況也寫在程式中)。

例如x+3=y,是一個簡單的程式。只要環境中出現一個x,無論數字是多少,程式都會執行:把x加上3之後,產生出一個y

程式的本質就是一種規則,放在人的潛意識中,代表著各式各樣不受意識控制而自動執行的反應。意思就是,只要x出現在你的環境中,不需要你主動尋求,也不需要你覺察它的存在,潛意識中的程式會自動執行,產生出結果(y)。

x+3=y是一個看起來無關痛癢的中性程式,但如果程式換成:「焦慮不安+大吃大喝=平靜滿足」,又會怎麼樣呢?假設某人的潛意識中有這個程式,那麼當她面臨考試壓力而焦慮(x、被同儕排擠而焦慮(x)、工作受挫而不安(x)、婚姻不美滿而憂鬱(x)時,程式都會自動執行,於是此人就有很多機會去大吃大喝,然後產生平靜滿足的感覺(y)。

很多時候,食物是具有療癒效果沒錯,然而如果我們被一個程式這樣綁定,每當感到焦慮就不由自主地大吃大喝以獲得(暫時的)平靜滿足,久而久之將衍生什麼後遺症,應該不難想像。

程式有規律,但也是死板而不知變通的。過去累世造下的因果,或是成長過程中不知不覺建立的信念,都可能轉化為一道道的程式,植入我們的潛意識中,潛藏在察覺不到的內心深處。

例如:
曾遭受背叛的人,可能有一道程式:「無論遇上什麼樣的人,對對方的信任都要除以2。」
經歷過深刻匱乏的人,可能有一道程式:「只要有機會拿取,無論是正大光明或是偷盜的方式,都要比別人多拿到一份才有安全感。」
曾因弱小而遭受欺侮的人,可能有一道程式:「隨時隨地都要證明自己的強大,即便為此把別人踩在腳下也在所不惜。」

相信沒有人願意被這樣的程式所綁縛,如同機器人一般地活著吧!想要擺脫程式的操控,就必須擁有深刻覺察的心,隨時隨地讓自己處於「零」(空無)的狀態。因為空無,所以中正平靜。因為中正平靜,醒覺的心就有能力阻止程式的自動執行。想要回到零的狀態,就靠清理。

重新建立連結的四句話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好奇,為什麼荷歐波諾波諾清理潛意識程式的四句話是:「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而不是「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我認為,除了因為這四句話很正面,還有別的理由。

在問題的面前,「連結」是斷裂的。不管是我們與問題相關當事人的關係,還是我們與世界(宇宙)的關係,在此時都是處於某種不協調、衝突、隔閡、怨懟、誤解、憤怒或悲傷的狀態。或許可以說,連結的斷裂正是問題發生的源頭。許多潛意識中綁定的程式,其本質就是在保護連結斷裂後的自我。只不過,雖然程式自動執行的目的是在保護自我,卻會因此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例如:前世或小時候自尊曾被傷害(連結斷裂),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傷,於是與他人保持距離(建立程式)。可是,由於與人保持距離(執行程式),失去了情感交流、愛與接納的機會,不但容易感到孤獨和孤立,也容易產生誤解、敵對、冷漠和傷害(問題)。

在問題的面前,我們可以透過這四句真言,修補斷裂,重新與世界連結。在默默念誦這四句話的同時,我們等於是在內心伸出手,開放自己,尋求與世界再次合一。願意展示自己的柔軟,反而代表你是夠堅強的。

原諒世界曾帶給我們的傷害(我愛你)。
感謝世界給予我們的美好(謝謝你)。
承認自己造成的傷害(對不起)。
請求與世界重新連結(請原諒我)。

這簡單的四句話並不簡單,也難怪有人即使只是在心中默唸「對不起」都感到有障礙。(但是修.藍博士說沒關係,如果不想說「對不起」,只是說「我愛你,謝謝你」也可以。我很好奇,是否曾有亞洲讀者向修.藍博士反映,「我愛你」這句話說起來也挺有障礙的~)

以上是我對荷歐波諾波諾的詮釋,摻雜了我對書籍內容的理解和自己的延伸。對於想要汲取原汁原味的人,當然自己找書來翻閱是最直接的。

我曾參加過修.藍博士和KR女士在台北舉辦的分享會。修.藍博士的分享會,給人一種沉穩又莫測高深的感覺,KR女士的分享會則散發著一種開放、空靈、平靜的氛圍。兩位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清理」的概念。無論是否認同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無論是否使用這四句話作為清理工具,我們的確很需要經常拂拭心上的塵埃,清理潛意識中的程式或無明或業力,才能以中正不偏倚的態度,面對波瀾起伏的人生。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清理,清理,清理!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