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從花椰菜聊起:有關挑食行為的簡單探討

很多小孩子不喜歡吃青菜。從紅蘿蔔、各種葉菜,到各種瓜類,每個小孩可能都有自己專屬的「黑名單」、「拒絕往來戶」。不知道是否青菜在演化上對人類的幼獸有某種不利影響,以至於有那麼多小孩子都抗拒吃青菜。日常生活中,不吃青菜或各種類型的挑食,累積著父母養育兒女的挫折感,更讓親子之間不時(或經常)上演餐桌邊的爭戰。

不過,有時把視野拉長一點來看人類的生命史,會幫助我們多一些洞察:如果父母們能預見到他們的女兒在成年之後,可能會為了維持身材或健康而以燙青菜為主食,而他們的兒子在成年之後,可能會因為食量變大而開始吃什麼都不挑,或許某種程度上父母就可以放下擔憂,減少對子女飲食上的緊迫盯人吧!

當然,說歸說,天下父母心,不會擔憂的就不是親生父母了。有關挑食,讓我想起兩個與綠色花椰菜有關的餵食故事。

在我姪女大寶還小的時候,也有一段時間出現挑食的現象。有一次,我和妹妹在照顧大寶吃飯,夾了一塊綠色花椰菜在她的碗裡,說:「來,吃一個菜菜。」菜菜是我們對青菜的暱稱。此時,大寶立刻回以標準反應:「我不要吃菜菜!」眼看著爭戰快要爆發,當時的我靈機一動,對她說:「這不是菜菜哦~~」說著把一小塊花椰菜豎起來給她看,以一副「你搞錯了吧」的語氣對她說:「這是樹樹~~」這小孩盯著那塊花椰菜,眼睛一亮,似乎覺得菜菜變樹樹的概念很新奇,興奮地說:「我要吃樹樹!」那天晚上她吃了很多的綠色花椰菜。

這個例子似乎稍微顛覆了前面的演化假說。或許青菜的「草味」(實在不知道怎麼形容)不太吸引小孩,但如果能引發幼獸們的好奇心以及遊戲心,草味還是可以克服的。

有了這次成功的餵食經驗之後,姪女二寶,以及外甥都比照辦理,吃樹樹成了一項傳統。不過也不是每次都很順利。有一次,跟妹妹一家人聚餐,那天不知為什麼外甥不太願意吃飯,當他媽媽夾綠色花椰菜給他,他更拒絕了:「我不要吃樹樹。」

大人很喜歡在催促小孩子吃飯的時候說:「你不吃飯,以後就長不大、長不高哦!」那天妹妹也跟她兒子這樣說。不過外甥並不領情,回答說:「我不要長大!」

眼看著親子之間的奮戰即將上演,我思索著外甥的任性話語有著什麼意義。突然想到,外甥很喜歡他的表姊二寶,於是靈機一動,對他說:「哦,那以後二寶姊姊長大,你就繼續當小孩子好了~~」外甥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似乎能具體想像不吃東西的後果,而且很清楚知道那並不是他想要的。在停頓幾秒鐘之後,他直接對媽媽說:「我要吃樹樹!」就這樣開始吃飯了。

我再次驗證自己的演化假說是有問題的。吃東西除了滿足生物性的需求,(至少)還涉及好奇心以及社會性的需求。

那麼,為什麼小孩子排斥青菜呢?不喜歡青菜味當然可以理解,但是如果真的吃下去,似乎也沒有傷害。嗯,有沒有可能,那些挑食的小孩,其實是很少處於飢餓的狀態,因此如果不是真的很餓或如果還有得挑,就會想選比較香的食物(薯條!雞塊!),而排斥青菜的「草味」。

這當然又是另一個等待驗證的假說。如果有為人父母者感興趣,可以試著等孩子真的餓時才餵他們吃東西,在這種情況下「挑剔食物」應該就不會是孩子們的優先考量了,而父母或許就有機會欣賞到孩子「狼吞虎嚥」的美妙情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