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Bye囉,俄羅斯!

今年國外旅遊的地點終於投票定案,俄羅斯順利落選。我知道這讓想去莫斯科親睹克里姆林宮、紅場、體驗地鐵風情的同事失望了,但尊重投票結果,就跟俄羅斯說聲bye囉~~

儘管暫時不去俄羅斯旅遊,並不影響我關注這個國家的情勢。俄羅斯將在今年3月4日舉行總統大選,不過沒有人在分析選情或猜測選舉的結果,因為去年9月,該國的執政黨就已經宣布,這次將由普丁(Vladimir Putin)再次出任總統,而梅德維捷夫再次出任總理(兩人再次互換職務),不同的是,這次的總統任期已經修憲延長為一任六年,因此沒意外的話,普丁這次上任,將可以再呼風喚雨十二年(可連任一次)。如果搞不清楚俄羅斯的總統和總理職權有什麼區別,只要記住一個要訣:老大是普丁就對了~

(2011年9月24日,俄羅斯執政黨宣布普丁將於2012年參選總統。
現任總統梅德維捷夫表態支持。)

回想2008年,也就是普丁上次當總統時,曾經與美國總統小布希在黑海附近的度假勝地索契舉行過高峰會。如今,小布希早已恢復老百姓身分(應該是過得很好啦),但普丁可仍是一國之君呢!

自從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的國際影響力大為消退,以往的加盟共和國紛紛走上民主化、親西方的路線,而且由於俄羅斯國內實施了錯誤的經濟改革,搞得民生凋敝,自殺率攀升。不過後來出現轉機,2003年,美國投資銀行高盛提出「金磚四國」的概念,其中居然有俄羅斯!這是因為俄羅斯坐擁豐富的原油及天然氣礦藏,恰好能供應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對能源的密切需要。從此,俄羅斯成為全球投資的熱門標的,在過去十多年這一波原油與天然氣價格的飛漲中,俄羅斯也風生水起,甚至由於歐洲諸國多少都仰賴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讓普丁在對歐外交上有了更多的籌碼。例如他曾經關閉對西歐國家輸出的天然氣管,讓西歐國家又急又氣又不敢怎樣。

耀眼的經濟成長讓俄羅斯得以在國際間重新揚眉吐氣,甚至有一股要恢復蘇聯昔日榮光的態勢。不過,西方觀察家卻認為俄羅斯的政治和經濟有遠慮。出口原油和天然氣、依賴油元收入的國家,就好比賣祖產過日子的富家後代,不但容易養成揮霍的習性,也不會勤於學習新的謀生技能。目前俄羅斯法治不彰,貪汙與腐敗盛行,國家預算也節節攀升,即便原油和天然氣繼續在出口,卻因近兩年價格回穩,使得俄羅斯的財政開始吃緊。據估計,原油的價格需要達到每桶120美元,才能讓俄羅斯的國家預算不至於短缺(另一說是125美元)。

最近一期的《時代週刊》(2012.2.20)有一篇專欄文章:〈原油支撐普丁政權〉(How Oil is Propping Up Putin)。作家Fareed Zakaria用了一個很有趣的角度切入這個議題,他說,過去一個月在俄羅斯一家大報有一個專欄在大肆批評時政:「民主的生命力,必須來自政治上的競爭。……當今我們國家的品質,還無法讓人民參與政治。」該專欄還批評俄羅斯國內政治缺乏透明度,政府也沒有在社會大眾心中建立可信度,貪汙盛行,年輕人普遍覺得當公務員撈錢最快……。專欄還指出,唯有透過政治上的競爭,才能克服這種種的問題。

這些批評都切中了俄羅斯目前的重大弊害,只不過很詭異的是,專欄的作家竟是普丁他本人。

一個國家的掌權者為文針砭時政,批評的對象不就是自己嗎?難怪我一直覺得俄羅斯這個國家深不可測啊~~不過我們離開一黨專政的時代有一陣子了,現在還真不習慣什麼事都由某一個人說了算,無法了解普丁發表這些文章,正反派角色全攬在身上的用意何在。或許他是另一位自我感覺良好的國家元首,自己批評自己,既聲張了正義,也沒損失權力,換句話說是得了便宜又賣乖。

俄羅斯在普丁過去統治的期間,經濟大幅成長,許多人認為他是帶領國家走出陰霾的領袖,但也有許多人認為經濟成長跟他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最大的功臣(或救星)應該是石油與天然氣,能源與原物料價格的大漲也只是時勢所趨,並非他領導有方。目前俄羅斯的經濟重度仰賴天然資源的出口,有85%的出口都是原物料或能源,而國家預算有一半要仰賴油元的收入。問題是,原油和天然氣的價格不見得會一直漲,若價格回跌,就會影響到俄羅斯(以及諸產油國)的收入。

Fareed Zakaria指出,在油元收入高的時候,國家政權是不容易被撼動的,民主自由也不是必要的,例如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委內瑞拉就是這樣。說的也對,如果祖先留下的祖產很多,還夠分,不肖子孫的爭奪嘴臉會稍微好看一點。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雖然已有人民上街抗議普丁續任總統的行為,但他還是可以老神在在,而國際間也都不懷疑他會繼續坐穩大位。

這就是俄羅斯的部分景象。當財經界有人開始認為金磚四國的盛世已結束,當莫斯科的治安風評變得頗差,還真是想不到什麼理由急於去造訪。反正克里姆林宮、紅場和普希金博物館等等名勝又不會跑掉,不如等普丁總統未來展現政績、厚植國力之後,再去向他道賀也不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