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

健身房體驗第15週


經過近兩個月被感冒惡整之後,最近終於回復到接近痊癒的狀態,可以開始過新的生活了。原本被病痛搞得心灰意冷的情緒,也慢慢地恢復過來。

於是,在健身房的鍛鍊以穩健的節奏持續進行著,而這星期,教練聽說我感冒剛剛才好,一副難以置信的驚訝模樣。他說這是他聽過感冒最久的案例。看吧,我也能做出令健身教練佩服的事情啊……

在這段時間裡,除了自己鼓勵自己,以及繼續被同學和教練督促之外,其實我還從知識中獲得了一些力量。我在某一本書中讀到有關運動科學的研究發現,了解到身體其實會「騙人」。

不知是否有人跟我一樣好奇,為什麼有些人似乎完全沒有「運動細胞」,但有些人卻又能夠跑完馬拉松全程、參加鐵人三項(跑步、游泳、騎自行車),甚至還可以跑所謂的超馬(100公里馬拉松)。難道,人生下來就是那麼不平等,體能狀況可以差如此多嗎?以我自己來說,也不算沒有運動細胞,但為什麼跑步不到10分鐘就覺得腳快癱掉?仰臥起坐做個20下就覺得腹肌快要斷裂?伏地挺身做個十幾下就覺得手不是自己的(只有疼痛是自己的)?這真的是體能的限制,還是純粹自己的意志力不夠?

或許兩者都不是。我在書中讀到一種說法,該說法主張身體的感覺其實會矇騙我們,讓我們覺得自己真的好累,覺得體能的消耗已經到達了極限,必須馬上停下來休息才行,甚至還會認定如果不休息,身體將可能受傷或累癱。當我們停下來休息,身體才能停止消耗能量、身體所遭受到的壓力也才能解除。然而,這並不代表此時我們真的已經瀕臨體能的極限。

其實,根據科學研究的結果,只要我們重新整頓思緒,要求自己(的身體)繼續運動,身體還是可以做得到(儘管疼痛也仍然會持續)。雖然身體的出發點是為我們好,但是若我們因此就頻頻停下來休息,恐怕體能也無法進一步提升。

覺得精疲力竭,或是感受到瀕臨極限的疼痛,這種經驗,相信每個從事運動的人都會有。我的跑步精神領袖、作家村上春樹,是用「痛是難免的,苦是甘願的」這句話來激勵自己繼續向前。這句話對我來說倒是沒什麼效果,現在每次遇到想放棄休息時,我會告訴自己:「這個疼痛或疲憊的感覺是騙人的。我可以繼續跑(做)下去沒問題。」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只要試著告訴自己「再跑3分鐘」、「再撐幾下」,往往就會突破那個體能極限的幻覺。

當然,這也不代表我可以去報名參加馬拉松了。只不過,像這樣多撐個幾下,就足夠讓自己破解身體的幻覺,排除心理的障礙,有繼續向前邁進的力量。

這,換做人生的其他面向,好像也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