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看得見的音樂:Jared Ficklin的TED演講


近年來不管是學習或工作上,「創意」都是備受推崇的一項特質。不過講到創意力要如何培養,大家的看法可能莫衷一是。培養創意,可能有人認為要訓練發散性思考,有人認為要學會藝術創作,有人認為要不受拘束、進行天馬行空的想像。無論如何,或許比較少人認為,創意的其中一個基礎是「科學」(或技術和邏輯)。

最近在TED網站看到一場演講:「看見音樂的新方法」(New ways to see music – with color! and fire!),給我最深的感觸就是,卓越的設計創意離不開科學知識和技術。


講者飛克林(Jared Ficklin)的正職是在一家設計公司擔任Senior Principal Design Technologist的工作。光看這職稱,根本就不會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麼吧。如果亂猜一下的話,可能是在進行設計的過程中提供技術支援的人?根據TED網站上的簡介,他的主要工作內容是設計使用者介面,也就是操弄觸控、多重觸控,以及運用物理學原理等等,來提升使用者的體驗和感受。

在白天的正職之外,飛克林對音樂有獨特的鍾愛,而他也不忘把自己的專業用來「玩」音樂。可不是演奏樂器哦,是把樂聲用光、形狀、甚至火焰來表現,也就是讓原本用聽的音樂,變成看得見的風景。

如果覺得這樣的描述很抽象,就一定要來欣賞這段演講影片。在這段大約10分鐘的影片中,飛克林簡短地介紹自己的興趣是製作東西以及開發技術,其中包括玩火。這也是TED第一次允許演講者在台上玩火。

在影片中我們看到飛克林點燃一排火焰,而這排火焰會因為裝置播放的聲音頻率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形狀,這是「聲音視覺化」(sound visualization)的一種簡單呈現。雖然只是簡單的呈現,卻令人驚艷,畢竟在我們印象中,火焰是最難捉摸和控制的一種東西。火焰有神祕感,有危險性,唯一(我們認為)沒有的,就是秩序。然而飛克林卻能夠讓火焰聽從聲音而隨之改變形狀,這顛覆了我們對火、對音樂的刻板印象。想要有這麼酷的創意,背後實在不能沒有技術,也就是不能不了解科學原理(例如聲音的物理學)。

接著,飛克林又用不同的裝置來玩火,讓火焰的大小變化隨著音樂的演奏而變動。雖然裝置本身看起來沒什麼,但一旦火焰開始跳舞,卻令人感到驚奇。這如果加以商業化,弄得更fancy一點,在遊樂園或劇場演出中使用,一定充滿娛樂性。

把本來是耳朵負責聆聽和欣賞的音樂,變成眼睛可以辨識和觀賞的音樂,這當中需要經過某種巧妙的轉換。在轉換的過程中,牽涉到科學與技術的應用,而轉換的結果,則需要某種美感的素養。

看了這段影片,不得不(再次)認定,看似軟性的創意背後其實有著硬道理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