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兩個女子的二子坪消遙遊

突然很想上陽明山走走~~


* * *

上週日力邀兔姐跟我上陽明山。

學生時代健步如飛的兔姐,如今已變成早上起床甚感困難的夜貓子。因此這次的行程是排在中午出發。

今年的秋天不知道是怎麼了,天氣特別好,每個週末上山都覺得天恩浩蕩!不過更令人讚嘆的是,每次上山,即使來到同一個地點,感覺也有些不同。或許是因為感官已經半關閉的我,開始一一啟動感覺吧。

這次的目標本來是大屯山,不過不曉得是意志薄弱還是時間不太夠的緣故,我們決定去走二子坪的步道。

規劃完善的步道上,有著簡直是川流不息的遊客。許多人攜家帶眷,還有寵物狗同行,好不熱鬧。看來這條步道不會難走。不過我還是拉開前兩天去登山友買的登山杖(專業級,據說是爬高山用的,還有防震功能),煞有介事地展開這杖兒的處女秀。

最近幾次去山上走,看到滿多人用登山杖。其實我並不確定這東西的功能如何。然而上回誤登七星山的經驗讓我覺得自己需要在爬下坡的時候有個支撐的力量,可以減少滑倒的機會。而之前南勢角的「K」山之旅更讓我覺得,需要有根登山杖在手,防禦野狗的攻擊(並不是說野狗一定會攻擊人,只是當牠們成群吠叫或突然接近我的時候,實在很難判斷會發生怎樣的事)。

當然,以上這些理由都不足以說明為什麼我需要買專業級的防震登山杖。只能說,或許哪一天我突發奇想決定去爬雪山或玉山的時候,就不需要再買一根新的登山杖兒啦!

回到二子坪。兔姐薑是老的辣,雖然頹廢好幾年了,皮拉提斯也沒有認真做,體力還是不容小看。我們邊走邊聊天,感覺還滿輕鬆。於是一路深入,憑著前中年女子不服輸的個性,終於走到「面天池」。

雖然有「池」之名,但是看不到任何一灘水。一方寬闊的山凹裡面,長了些長短不一的草,還有幾個人躺在草地上曬太陽。清風吹來,幸福無比。看來,夏天的時候還可以來一次,說不定那時就會有水了?

回程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小小插曲。我們在某一段筆直的步道上,迎面遇上一群男女,七、八個?距離他們還有幾十公尺的時候,我隱約感覺到,這群人頗有一點逼人的氣勢,還跟兔姐開玩笑,要跟黑道火拼囉。等到跟對方走近,那群人中的一個男子開口跟我們問路。說不上來,我覺得這個人很特別,真的有點像大哥,而且是那種乾乾淨淨,動刀的事都交給下面人去做的那種大哥(你可以把他想像成外省籍的陳松勇)。大哥問完路,還問我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走,說是我們可以搭他們的便車。結果我們還沒答腔,旁邊另外兩個男子就帶著笑意,有點無奈的搖搖頭,似乎在說「大哥,別鬧了!」。

真是很有趣。其實我很想問大哥:你們是開遊覽車上山來的嗎?

總而言之,這次感謝兔姐同遊。下次還要一起去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