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誤登台北市最高峰


好久沒有自個兒爬山了,有點懷念那種感覺。最近週末的戶外活動,改成了夜騎小折。或許等下一個秋天來臨,也可以再到山裡走走。

* * *

這是一場誤會。但也多虧是一場誤會,否則我斷不可能以這種方式登上台北市最高峰……

自從決心要以步道健行作為今秋的主題活動之後,不但把行事曆上每個週休二日註記寫上「步道」字眼,每到週末更開始盤算要前往的目的地。

某個星期天,本來已跟朋友約好要去健走一番。可惜老天不捧場,一早就下起雨來,過了中午還是一片陰霾。朋友擔心天雨路滑,只好取消活動。

不過,看著窗外太陽時而露臉,心想或許陽明山的步道會好走得多。

憑著一股想爬山的熱情,以及上次獨自前往擎天崗的美好經驗,我速速收拾背包,帶著兩週前買的《陽明山國家公園旅遊導覽》,跳上公車,前往陽明山。

手冊上提供了若干條步道健行的路線,翻來看去,選了一條,選擇的依據是:從聽過的地點出發,爬聽過的山,到達聽過的地點。

結果,陰錯陽差的選了七星山。

設定的路線是從小油坑出發,爬上七星山,然後到七星山東峰,經夢幻湖,最後到冷水坑,然後就可以搭公車下山。

在公車總站下車後,立刻轉搭108遊園公車,公車先繞到大屯山那邊,當時我還心想:大屯山是最高峰,嗯,等我準備好了再來挑戰它。

繞了二十多分鐘吧,終於到了小油坑,此時已經三點了,而且一下車頓覺霧氣濃重,風吹得狂、氣溫也低到讓人有點擔心。說真的,我開始猶豫了,該不該在此時上山去呢?

到服務中心詢問,說是由此到冷水坑大約需一個多小時。一個多小時,聽起來還好啊,我找不到卻步的理由。

問清楚步道的入口,就把皮繃得緊緊的向「上」邁進了。

沒料到,接下來的一個小時,真是對我個人的大考驗。

步道上沒幾個人。才下午三點,大家都回家了嗎?坡度算是有點陡,一階一階往上爬,步道兩旁盡是超過半個人高的芒草,在風中搖曳著。放眼望去,真的很美。在芒草原之間,裸露的深灰色岩石上,覆蓋著黃色的琉化物,有好幾處更冒著硫磺煙。煙氣飄飛過來,哇,嗆的,我已經開始喘了,要是吸進這些硫氣,昏倒也不希奇!

風又冷又強,意志開始動搖。想到自己體力又不是很好,何苦一個人跑來爬這麼「冷」的步道?抬頭望,山頂看起來還好遠哪!真的要上去嗎?

真的要上去嗎?

心底不斷冒起這個問題。

不時停下來喘口氣、喝口水,猶豫著要不要上去,可是回頭望下瞧,離自己出發的小油坑也已經有點距離了。我讓自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一開始因為不服輸而勉力往上爬,現在是連原路折回的勇氣也有些不足。圍繞在四周的景色,從「酷」變成「寂寥」,突然有一種感覺,這是一種我不曾經歷過的孤獨。

這不是一個人在深夜三點的房間裡敲打電腦鍵盤的那種孤獨。
這也不是一個人鑽進電影院,和一屋子陌生人同哭同笑的那種孤獨。
這也不是和心愛的人分手之後,未來暫時變得空白的那種孤獨。

就在離城市不遠的山林裡,面對著天空,面對著雲霧,面對著長年經受風霜雨雪的草木,以及不知道從什麼洪荒時代就開始冒著熱騰騰硫氣的這座火山,我感覺到,自己是渺小的。

這種渺小的感覺夾雜著恐懼。

不管是往上走,還是往下走,我都必須克服心肺的不舒服。

在拿不定主意的心情下,我還是一步一步向上走。所幸的是,每走一段路,總是會遇到兩三個遊客,讓我稍微安心一點。

就這樣走了約一個小時,終於,轉了一個彎之後,踏上了七星山頂。

好樣的!我真的到了!

等一下,這裡竟是陽明山的最高峰?標示牌的第一句清楚寫著1120公尺。

錯愕的我,帶著一股戚然的喜悅。這不勝寒的高處啊,居然就這樣走到了。真是一場好笑的誤會。

接下來,可就是下山的功課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