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 星期四

學主人打呵欠的狗,「同理能力」加分!


「打呵欠會傳染嗎?」這個問題早就有人研究過了,我在《幾點鐘去看牙比較不會痛?》這本書的第15篇讀到了解釋,不過,前幾天又在推特的某個連結上看到有最新的研究結果發表,因此就來探討一下。

根據《幾點鐘去看牙比較不會痛?》作者優哥希瓦的說明,打呵欠的確會傳染,也就是當你看到有人打呵欠,不久後你很可能也會開始跟著打呵欠。或許有人跟我一樣,曾經認為這是因為室內空氣不佳(二氧化碳濃度太高)或是人很疲倦所造成的現象,但優哥希瓦澄清,打呵欠會傳染,跟以上這兩件事並沒有關係。


在優哥希瓦所主持的節目中,曾經實際驗證這個現象。製作單位在德國不來梅市區招攬民眾,請他們到特別設置的實驗室中進行「注意力測試」,要民眾記住電腦螢幕上出現的一連串圖片。不過,這個注意力測試其實只是個幌子,製作單位真正要做的是呵欠傳染的實驗。

針對「實驗組」民眾,製作單位在他們所觀看的圖片中穿插多張人打呵欠的照片。至於「對照組」民眾則不會看到任何打呵欠的圖片。結果發現,實驗組民眾當中有五成七的人在觀看圖片的過程中也開始打起呵欠來(請注意這個比例並未接近百分之百,所以就算有被傳染打呵欠的現象,不表示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而對照組民眾當中,則幾乎沒有人打呵欠!


如果說,生物的行為都與生存繁衍或多或少有關,那麼學人家打呵欠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好處呢?

優哥希瓦解釋,在人腦中有一種特別的神經細胞,稱為「鏡像神經元」。當我們看到別人的行為(不管是打呵欠、切菜,還是摔跤),我們腦中的鏡像神經元就會活躍起來,結果就會使我們也產生跟對方行為類似的感覺——也就是,雖然我們沒有實際打呵欠、切菜、摔跤,但是腦中會產生做這些行為的感覺。這可以說是一種「感同身受」,而這種感受能力可以讓我們對於週遭人的行為有更切身的理解和體會。或許就是這種感同身受的神經感覺,到後來引發我們打呵欠。

能夠對別人的行為感同身受,其實就是一種同理能力的表現。科學家已經發現,打呵欠的傳染現象,不只發生在人類當中,類人猿、黑猩猩也都會這樣。在以下這部之前介紹過的TED演講Frans de Waal: Moral behavior in animals中,在9分20秒的地方也播放了呵欠傳染實驗(Yawn Contagion):黑猩猩因為看到打呵欠影片,於是也跟著打起呵欠來。(有關此演講的介紹在此


至於在今年七月初所發表的最新實驗結果,則是發現狗兒會傳染主人的呵欠。在這篇Dogs 'Catch' Yawns From Their Owners, Empathy Research Shows的文章中,作者珍妮佛‧維爾斯(Jennifer Welsh)寫到,狗兒光是聽到打呵欠的聲音,就會被傳染而跟著打呵欠。更重要的是,牠們特別容易跟著熟悉的人(例如主人)打呵欠。這個研究結果是在2012年7月的《動物認知》期刊發表的(作者之一是Karine Silva)。該研究的最新發現是打呵欠可以跨物種傳染,而且被熟人傳染的可能性比被陌生人傳染的可能性高。

該文章指出,其實科學家已經把同理心和打呵欠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那些被評定比較有同理心的人,也比較容易傳染到別人的呵欠。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測量某個人是否容易傳染到別人的呵欠,就可以據此判斷他的同理心是高是低。這倒是滿另類的一種指標!

至於在狗兒打呵欠的實驗中,研究者找來了29隻狗兒,測試牠們在四種狀況下被傳染打呵欠的次數:看到主人打呵欠、看到另一個人打呵欠,以及分別聽到這兩種呵欠聲(但看不到人)。結果發現,這些狗兒在聽到主人的呵欠聲時,被傳染呵欠的比例最高。

雖然科學家還不太了解狗兒被傳染打呵欠的機制為何(狗兒的腦中也有鏡像神經元嗎?),但是這個研究提供了有關同理心與呵欠傳染關係的一手資料,未來,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可再進一步往下探討。

例如,如果對狗兒來說,傳染呵欠的容易度也跟同理能力成正相關,那麼我們或許就能測量一隻狗兒是否容易被傳染呵欠,來判定牠是否有較高的同理能力。透過這個指標,篩選出具備較高同理能力的狗兒,就可以訓練牠們來幫助人類(例如當照護犬)。

如果你家裡有狗兒,不妨觀察看看,牠是否會學主人打呵欠?如果牠很容易被傳染呵欠,或許我們就可以判定,這是一隻善體人意的乖狗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