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人與人之間最遠的距離:讀《跨國灰姑娘》

人際關係中有一種普遍的現象:人常常會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投射到別人的身上,也就是容易在直覺上認定別人的想法和感受跟我們一樣。例如,當自己覺得冷的時候,會很想去提醒旁邊的人添衣服:「很冷哦,趕快穿上外套!」吃飯時,看到某個親友吃得比較少,就覺得
對方一定吃得不夠,然後頻頻催促對方:「你太瘦了,多吃一點!」

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貼到別人身上,會產生什麼問題?如果你是被那個人關心的對象,一定會覺得莫名其妙,心想:「我並不覺得冷啊,為什麼一定要我穿上外套?」「我不想吃更多,為什麼一定要我吃?」當然,禮貌上你還是會謝謝對方的關心,但是你並不會覺得對方真的了解你,也不會覺得太窩心。

比較會令人感到窩心的關心,是對方真的看出你當下的需要,例如說:「你今天好像有心事。」因為他有察覺你心不在焉。或是「哇,今天是不是有約會?」因為他察覺你今天似乎有特別打扮。

感同身受,指的是感受到別人的感受,而不是強迫別人感受自己的感受。當感同身受不存在時,即使兩個人坐在一起,也是最遙遠的距離。

相信正常人都喜歡被人關心,有人關心自己的時候,我們一定覺得溫暖、愉快。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人們通常來說不太花時間學習怎麼關心別人,通常關心的也只是自己身邊的親朋好友。出了親朋好友的圈子之外,只剩下陌生人的善意。當然,有時候是連善意也沒有的。尤其在社會情境下,處於不同的立場時,想法和感受根本就有衝突。



讀《跨國灰姑娘》這本書,讓人有很多新的感觸。作者所著力研究探訪的對象,是我們許多人平常走在路上可能都會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但是我們幾乎完全不了解她們!本書的副書名是「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沒錯,這本書的主角就是跨海到台灣來幫傭的菲律賓、印尼、越南女性。

或許許多人看到這樣的主題,會跟我最初看到這本書的感覺一樣,心想一定是那種談論雇主如何壓榨勞工的書。但事實上這本書寫得一點也不像研究論文或田野調查報告,因為它十二分的好讀,裡面充滿了與採訪對象之間的對話,生動地呈現出這些跨國工作的女性,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來到異地從事勞動工作?她們何以必須到海外工作?她們除了來這裡賺取收入之外,還懷有什麼樣的期待?工作契約到期之後,她們如何重新回到原生的社會,以及為什麼會一再出國工作?她們對於台灣的雇主、生活形態以及文化有什麼樣的看法?跨國工作的經驗又如何改變了她們,對她們的人生造成意料之外的影響?這本書幫助我們了解那個我們從來沒想過要花時間去了解的族群,而認識了她們之後,我們會感到,原來我們與她們之間,竟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簡單的說,這些人會出國謀取生計,當然是因為在她們自己的國內經濟狀況不好,失業率高。過去,本來是男性會出國工作,到中東之類的國家從事危險的勞動工作。這在台灣也有。後來,家事幫傭的需求漸漸增加,女性開始有機會跨海工作,甚至比男性更容易找到海外的工作。這些女性出國工作,背負的是為家庭承擔家計的期待,但另一方面,她們也在冒險,因為男主內、女主外的生活型態,以及長久分隔兩地的事實,對夫妻關係的維繫是極大的挑戰。

書中有許多的觀察都很有意思,在此難以盡述,我特別想要分享的是,這些外籍幫傭進入台灣家庭之後,對雇主家庭中的女性造成什麼影響。

我們一般人是否想過,外籍幫傭進入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來從事家事的勞動,會如何改變或影響一個家庭的生態?首先,這是一個家事外包。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女主人的負擔減輕了。外籍幫傭可以協助家中的整潔維護、三餐料理、育兒、老人看護等工作。雖然說現在已經是號稱兩性平等的社會,在訪談當中還是發現,女主人不管有沒有工作,都感到家事、育兒、老人照護是自己的份內之事。男主人往往不認為自己是責任承擔者之一。雖然女主人因為家事外包而變得輕鬆,但是卻會有一些罪惡感,例如沒有親自照顧孩子、沒有親自奉養公婆、沒有親自為丈夫做飯等等。另外,研究也發現,婆婆通常對於媳婦雇用外籍幫傭不以為然,甚至有很大的反彈。有的認為媳婦很懶,該做的事居然花錢請別人來做。有的認為媳婦請了外傭之後,就不需要拜託婆婆幫忙,使得婆婆感到不被需要。

至於外籍幫傭又有什麼想法?她們為了賺錢,放下自己的家庭,來到台灣,為別人的家庭做家事。對她們來說,在家鄉也是做家務勞動,來台灣也是做家務勞動,唯一的差別就是在台灣有錢賺,而且還有下班時間。能夠賺錢,而且相對於在母國的生活水準是比較多的錢,對她們來說能帶來經濟獨立的自信感,以及掌握、支配自己生活的自由。甚至有些外籍幫傭表示,她們到海外工作的目的之一,就是逃離父親或丈夫的限制,想要有機會嘗試獨立自主又自由的生活。

讀完這本書,有一個很深的感觸,那就是女性在這個世界上,所處的處境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許多女性都在面臨父權社會的支配和影響,她們被期待在適當的年齡結婚,並且在家庭中扮演相夫教子、承擔大部分家務勞動的角色。然後,即使她們出國到海外工作,她們卻進入了另外一個父權社會,以支薪的方式,為女主人扮演一部分教子、承擔家務勞動的角色。她們或許多賺了一些錢,存下來寄回家鄉,能夠將老家重新整修一番,或是回國之後可以有本錢做個小生意。但除此之外,從事幫傭工作很難稱得上是一種自我實現。當工作契約到期,她們還是得重新面對原生家庭和母國的處境。灰姑娘能夠選上王妃的機率微乎其微。

我覺得這是一本值得推薦給所有人的好書。藉由這本書,我們得以了解跟我們很不一樣、卻與我們有許多交集的女性。她們有她們的人生願景,美麗與哀愁,而我們不見得有那麼難了解她們的心情。當我們能夠更了解她們,自然也就很容易能夠做到尊重她們,而不只是把她們視為外籍勞工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