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核你到永遠》(Into Eternity):一封給未來的遺書,也是給你我的啟示錄

去年九月去了一趟吳哥窟,五天的時間,爬了許多座石頭城。吳哥王朝興盛於九世紀至十四世紀之間,後來陷入衰敗,經過約五百年的湮沒,直至十九世紀才由法國人在叢林中發現吳哥城的遺址,使吳哥文明得以重回歷史的紀錄中。
登上階梯來到高處,眺望吳哥城週遭的景致,遙想當年吳哥人如何將一塊塊巨大的石頭堆砌起來,並加以精工的雕刻。這種偉業,大概就如同埃及古文明的金字塔、馬雅文明的神殿,讓人不由得懷疑是不是外星人的傑作。
或許出於本能,人類總喜歡到處探索,於是有了在全球各地挖死人骨頭的考古學,也有了在宇宙各處尋找生命跡象的太空計畫。不過,有沒有可能,在人類好奇探索的過程中,找到的不是先祖或上天賞賜的寶藏,而是如同開啟潘朵拉的盒子般,挖掘出一窟不該重見天日的災難?

沒錯,就是有這樣的東西。

如果在沒有任何導覽解說,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觀賞《核你到永遠》(Into Eternity)這部片,你會以為它是一部怪怪的科幻片。
然而它卻是一部紀錄片,記錄著正發生在芬蘭的一座核廢料貯存場的興建過程,一座規模大到你無法想像的地下貯存場。地點就在芬蘭的Olkiluoto核電廠(位於芬蘭西部海濱一座小島上)附近的地下,稱為安克羅計畫(Onkalo意為洞穴)。

這是《核你到永遠》的預告片。




為什麼芬蘭要興建一座這樣的核廢料貯存場?首先似乎應該來了解一下核廢料的毒性。

在核能發電的過程中,鈾原料經過核反應後,會產生碘、鍶、銫等具高輻射性的元素。這些輻射物質具備高能量,若照射到生物的身體,會破壞組織,造成灼傷或是基因變異等程度不一的傷害。這些輻射物質的半衰期有些很長,例如碘131的半衰期約8.05天算短了,銫137的半衰期30年普通長,而鈽239的半衰期長達二萬四千年。
核能發電的核反應過後,使用過的燃料棒就含有這些高階輻射物質,一般稱為用過核燃料,或直接稱為高階核廢料。高階核廢料的毒性很強,若近距離接觸一段時間,可能導致急性死亡。
芬蘭的安克羅計畫,就是要以最安全的方式來貯存這些毒性長達數萬年的高階核廢料。依照紀錄片中的說明,其實芬蘭當局想過各種貯存核廢料的方式,例如沉入海底、送進太空……最後的結論,最無風險的方式是將高階核廢料存放在上億年來都呈現穩定的地層深處。為了確保十萬年內,沒錯是十萬年,不會有任何人、任何事件導致這些高階核廢料重見天日,造成後代子孫或大自然的災難,芬蘭人覺得要挖掘一座地下貯存場。

芬蘭目前共有兩座核電廠,四個反應爐,最早的爐是在1977年開始商轉。目前第五個爐正興建中,預計2013年商轉。
芬蘭核電廠的用過核燃料,原本都是送到前蘇聯去進行再處理(不清楚再處理的過程為何)。1957年,前蘇聯克什特姆(Kyshtym)附近的馬亞克(Mayak)核燃料再處理廠發生了事故,其嚴重程度僅次於車諾比核災與福島核災,然而此次核事故在蘇聯當局的隱瞞下,多年不為人知,直到1976年才漸漸被西方媒體報導而曝光。
因克什特姆事故的曝光,芬蘭無法再將用過核燃料送到國外去,於是在1994年修訂核能法案,確立了所有國內製造的核廢料都必須貯存在芬蘭境內的政策。

根據維基百科的簡介,安克羅計畫預計如此執行:

當局於2000年選擇了Olkiluoto核電廠(位於芬蘭西部海濱)附近地區,興建一處可長期貯存用過核燃料的地下設施,也就是安克羅計畫。由於用過核燃料的毒性可長達十萬年,因此這裡所說的長期,是必須可貯存十萬年。這個地下貯存場距離Olkiluoto核電廠僅有數哩之遙。2003年當局核發建照,2004年開始進行挖掘。

興建計畫共分成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2004~2009年,挖掘隧道蜿蜒通往地下,直達420公尺深的地底(參考:台北101大樓為508公尺高)。
第二階段:2009~2011年,繼續挖掘,直至520公尺深。一邊挖掘一邊研究地層特性,以便設計適合的貯存設施。負責興建的公司Posiva Oy,預計在2012年申請貯存場的建造許可。預計花三年的時間完成申請。
第三階段:預計至2015年完成貯存設施的興建。
第四階段:預計從2020年開始,將用過核燃料封裝及掩埋在貯存場內。安克羅貯存場的規模將可容納一百年份的用過核燃料,也就是預計在2120年填滿整座貯存場。到那時候,整座貯存場將被關閉,以水泥封裝起來,沒有人能再進入。

丹麥導演麥克‧麥迪遜(Michael Madsen)選擇了這個主題來拍攝紀錄片,於20101月推出。他深入未完工的地下貯存場,讓我們看到巨大而陰暗的隧道、冰冷而令人神經緊張的燃料池、一管管封藏著可怕毒性的用過燃料棒,這些都是我們平時看不到的景象,然而為了人們每天能夠舒服又便利地用電,這些景象成了必要之惡。紀錄片中也訪問了多位相關政府官員、核電業者、醫護人員等,請他們談談這座貯存場存在的邏輯、貯存場如何確保十萬年的安全,以及是否真的能確保安全。
其實,沒有人能確保,在十萬年之間,絕對不會有人(或其他生物,或任何天災人禍)重新開啟這座貯存場,即使核廢料都存放在安靜的地層深處,即使水泥阻斷了進出口,即使在貯存場週邊的地面上豎立了以各種語言書寫的警語碑文,還是沒有人能確保十萬年的安全。
於是,這部紀錄片有了一個奇詭的使命,它將被放在貯存場出入口的附近,寄望萬一有人誤闖時,能看到影片,接受影片的警示:Remember to forget,請記得一定要忘記這個地方的存在。請把這個地方忘掉吧,因為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請立刻轉身離開。忘了有這樣一個地方。
這部紀錄片的特別之處在於,某種程度上它是拍給未來的人看的。所謂未來的人,指的並不只是下一代的子孫,而是未來十萬年內人類的子孫。

安克羅的存在,間接說明了核廢料的毒性有多強,讓芬蘭政府如此大費周章設置這個地下貯存場。
安克羅的存在,其實也是對人類文明的一種嘲笑。
幾千年前秦帝國建的萬里長城,現在是中國人的驕傲。
幾千年前法老王建的金字塔,現在是埃及人的榮耀。
現在芬蘭人建的安克羅,後代子孫又會給予什麼評價?
我無從得知,後代子孫會怎麼想。但是看過影片之後,我發現大多數人都感到,這整件事透露著荒謬。

根據維基百科,芬蘭人是歐盟國家中,對核能發電接受度最高的,根據一項2008年的調查,有61%的芬蘭人支持核能發電,而同時歐盟國家只有平均44%的支持率。在福島核災之後,芬蘭人的態度是否有改變呢?無論芬蘭人是否繼續支持核能發電,安克羅計畫都必須繼續下去,因為只要核電廠運轉一天,就會產生高階核廢料,產生貯存的需求。

安克羅是個超現實的計畫,如果不是看到紀錄片,只聽人講,一定不會相信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所以我建議有機會的話,可以看看這部寫給未來人類的遺書:《核你到永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