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

羨慕那背上有貓的人:讀《當世界只剩下貓》


聽到這本書的書名,立刻就決定要買來看。


以前沒養過貓,現在沒養貓,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會養貓。不過身邊倒是有很多朋友在養貓。那我幹嘛喜歡貓?

努力回想了一下。很久很久以前,曾經遇見過一隻貓,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牠就直接走向我,在我的腳邊繞了很多圈,一直到我跟牠的主人講完話都沒走開。我想應該就是那一次沒錯!就在那一天,牠代表全世界的貓,收服了我。

從此以後,我就是站在貓這一國的了。

本書作者吳毅平自稱是個「職業尋貓人」,副業則是攝影師,喜歡到各地找貓、拍攝貓。我個人認為,書封的那張貓照片選得極好(也拍得極好):在巴西里約熱內盧湛藍的天空下,拍攝的角度讓整個畫面有一種超現實的氛圍;貓直盯著畫面走過來,帶著一種不可輕忽的氣勢,彷彿地表為之震動;貓的身軀大小比畫面邊緣的女子還大,奇特的比例凸顯了貓才是本書的主角,於是呼應了書名——世界就只剩下貓,作者的眼中就只剩下貓。

書中的照片和文字都很有意思;整個讀完,是很愉快的經驗。某些照片和文字更是讓人看了噗哧笑出來,例如080篇的頭髮中分貓,074篇的逗號貓。人與貓的互動也是值得玩味的畫面,例如084篇在邦諾書店裡看書的人和她的貓,097篇貓攀在肩背上與人如影隨形,都是令人超羨慕的人貓關係。

跟真正的養貓、愛貓者相比,我對於貓的喜愛(或興趣),算是比較屬於欣賞其姿態,以及不由分說地將哲學性的存在問題投射在牠們的身上。例如每次看到貓靜靜坐著,兩隻前腳整齊優雅地擺好,不管是望著門口、窗外,還是整個放空,都會給人一種超脫著、孤獨著的美感。另外,我也特別喜歡欣賞貓坐著時的背影,那是多麼寧靜又祥和的一個畫面啊~

每次去朋友家玩貓,或是像這樣讀有關貓的書或看貓的影片,就會忍不住再一次無意義地揣想,如果自己養貓,會是什麼樣?當然這真的是個無意義的思考過程。

記得有一次去某個朋友家,看著貓兒悠閒(懶散)地信步走過眼前時,自己脫口說出了「真希望下輩子投胎當貓」這樣的話,當時貓主人很不以為然地回我「不好吧!那不就是退回去當畜生嗎?」ㄟ……這樣說也是沒錯啦。好吧,從此不敢再亂想了。

推薦這本《當世界只剩下貓》給愛貓人。雖然愛貓的人也往往都很會拍貓照片,或許不一定會想看別人拍的,不過如果有更多人都買一本來看,作者就可多一筆旅費再出發去找貓和拍攝貓了。

突然想到我也拍過一些貓的照片。這是另一個朋友的貓,名叫Luna。



此外,也在國外拍過貓。以下是幾年前去埃及旅遊時,在古蹟景點遇到的貓。

  *   *   *   *

在埃及遇見貓

在名勝景點遇到貓的時候,不宜將之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要知道,古蹟已經存在千年,沒意外的話還會繼續屹立千年,但貓兒卻是活在當下,就在此時此刻,正和遠方來的我們偶遇。

貓=命運

貓的不可預測,就如同命運的不可預測。貓的出現,不是我們事先的約定;正如同命運的鋪排,也不是我們預先規劃的劇本。

總之,能跟貓一樣活在當下,就會感到這場偶遇是那麼不可思議。

在ISIS神殿的午睡時光


已經不記得當時是上午或下午,反正白天的埃及就是那麼酷熱。但是一看到這張照片,就會立刻回憶起貓兒一派舒適地躺在千年石柱邊,柔軟的白色肚子隨著呼吸均勻緩慢地起伏著。此時此刻,睡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至於有沒有夢,就不是我們人類可以過問的事情了。

卡納克神殿夜晚的巡者獨步


說這是一張照片,不如說是一幅畫。在彷彿時空交錯的影像中,貓兒輕盈地跳上巨大石柱的邊沿,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停下腳步,低頭望著沉默的猴神。內心浮現什麼樣的想法呢?或許正交換著對永恆的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