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 星期日

讀《村上春樹雜文集》


買下《村上春樹雜文集》之後,本來是想「省著看」,以免太快看完了可惜。沒想到,最後卻變成一直沒看!因為不斷有新的書出現,幾乎讓人沒有回頭的餘裕。看起來,閱讀和做其他事情一樣,都是打鐵趁熱比較好啊~


不過其實,今天也沒把這本雜文集全部看完就收兵了,因為,它是雜文集。

此書收錄了村上春樹自1979年以來,未曾集結成書的作品和未曾發表的文章,包括各個獎項的得獎感言、為他人書籍寫的序言、為自己書籍的翻譯版本寫的序言、報章雜誌的邀稿等等。各自在不同時空條件下所寫的文章,有長有短,說起來還真是很雜,但不管是什麼主題,都少不了村上獨特的視角和觀點,這是個人最欣賞的部分。

只是,讀到「關於音樂」這個單元,我就開始卡住了。我想原因在於,村上為音樂雜誌所寫的有關爵士樂的文章,提到太多我不熟悉的音樂家和音樂作品,所以沒有辦法融入。另外,在「翻譯,和被翻譯」這個單元也一樣,村上寫到一些由他翻譯成日文版的外國作家的介紹或軼事。如果對那些作家不熟悉,讀起來也會有隔閡。這當然不是村上的問題,比較是我的問題。但也不完全是我的問題,畢竟我的閱讀經驗並不曾刻意與作家太貼近。(只有瑞蒙‧卡佛的短篇小說《能不能請你安靜點?》是確實因為村上的緣故而買來讀的。心得在此。)

儘管如此,書中還是有好些令我心生共鳴的句子,茲摘錄一部分如下。要注意的是,這些摘句單看之下會有斷章取義之嫌,因此建議有興趣的讀者還是直接翻閱《村上春樹雜文集》。

「我個人認為,以作家來說所謂最重要的獎,或勳章,是有熱心的讀者存在,除此之外沒有別的。……」(p.60

「現在,經常有人說小說正面臨困難時期。人們不再讀書。尤其是不再讀小說,這已經成為世間的共識。但我不認為這樣。試想起來我們超過二千年,在世界的各個地方,故事這火焰繼續延續從未斷絕過。那光,在任何時代、任何狀況下,應該都有唯有那光才能照出的固有場所。我們小說家該做的事,是從各自的觀點,將那固有的場所就算一個也好盡量找出來。在我們周圍應該還有很多我們能做的事,只有我們才能做的事。我這樣相信。」(p.62

「我想真正珍惜書的人,就算可以從手機閱讀的時代已經來臨,還是會繼續好好買書來讀。世間大多數的人,可能會流向當時最方便的媒體,不過任何時代都確實有不是這樣的人。可能是整體的一成左右。……」(p.88

「我覺得上年紀並沒有多少好事,不過年輕時看不見的東西現在看得見了,不懂的事開始懂了,這種地方令人高興。……」(p.93

「傑出的翻譯,最必要的東西不用說是語學能力,然而不亞於這個的——尤其是小說的情況——我想必要的可能是充滿個人性偏見的愛。說得極端一點,只要有這個,其他可能什麼都不需要了。我甚至這樣想。我對自己作品的翻譯,最希望要的,說起來正是這個。充滿偏見的愛,才是我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最充滿偏見地熱愛的東西之一。」p.217

這最後一段,特別有意思。我想到這些年來不斷聽到有人在批判村上作品中譯本的問題,在質疑譯者翻譯的風格。老實說這從來不是我身為讀者所在意的事情。打從19901991年第一次讀到村上作品《聽風的歌》起(留意我在炫耀自己是閱讀村上的先行者),這種中文翻譯風格就是我所認同和接受的。譯者的語學水準如何我無法評論,但是我相信個人性偏見的愛的存在,我跟作家一樣,都覺得這是比正確、精準都還要重要的事。

無論如何,繼續期待著作家完整作品(短篇小說集或長篇小說)的中文版問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