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只要還有一口氣,向前跑!讀《一個人去跑步:馬拉松2年級生》


真的是誤會!我買這本書不是為了參加馬拉松。實情是,上週在何嘉仁書店為了集點兌換會員卡,需要補足一百多元的差額,於是飛快在平台上瞄到這一本,就抓過來結帳了。

作者高木直子小姐已經在台灣出過多本漫畫,很遺憾的是我從來沒買過。我想大概因為我不是漫畫掛,加上不太注重個人生活風格這種事情,所以對於她一連串的漫畫作品都沒跟到。不過,因為常跑書店或逛網路書店,總是有機會瀏覽到她深具個人特色的漫畫封面,所以一眼就能認得出來。


如果說,我對《一個人去跑步:馬拉松2年級生》這本書有什麼期待,大概是想在裡頭找到業餘馬拉松跑者(=馬拉松2年級生)的跑步體驗。我曾經在之前的文章中提過自己痛恨跑步,而這一點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有改變。只不過,我並不會因為痛恨跑步就不跑步(很怪吧),而是在每次上跑步機鳥鳥地跑著的時候,繼續試圖領悟跑步的樂趣。

最近不是很流行一個觀念叫作「每天要做一件令你害怕的事」?其邏輯在於,人要勇於跳出自己既定的框框,人生才能有所突破,才能找到真正的自由。如果大家會覺得這個觀念有道理的話,那麼對於「每天要做一件令你痛恨的事」或許也不會覺得太奇怪吧!

為什麼痛恨的事還要去做?主要因為,跑步本身看起來不像是件壞事,而且放眼望去,許多跑者似乎都過得滿開朗又充滿活力的,那麼我想,因跑步而感受到的痛苦和疲乏,或許是有待克服的幻覺,或許是通往開朗與活力的必經之路,也或許僅僅是我還沒有參透它的真義。

所以我只好繼續跑,在跑步之餘,順便參考一下別人的看法。

不出所料,高木直子小姐之前出過一本《一個人去跑步:馬拉松1年級生》,依據簡介,該漫畫談的似乎是從沙發馬鈴薯體質轉換為馬拉松業餘跑者體質的過程,至於這第二本,談的就是作者如何在馬拉松的道路上更加精進:除了前往日本各地參加馬拉松賽之外,也揪來了更多的跑友,購入了更多的跑步酷炫裝備,更在每次比賽後大啖美食,狂飲啤酒……

眾所周知,每一場(全程)馬拉松賽都是42.195公里的路程。就算不跑全程,半程也有二十多公里,所以基本上我不得不佩服本書作者到處去挑戰馬拉松賽的精神和毅力。在不同的地方跑馬拉松,體驗到的是不同的風景、不同的地形和不同的氣候,還會有不同的食物和不同的突發狀況,因此雖然都是跑步,卻又有一種出門旅遊、與同好相聚的氛圍。看了這部漫畫,我有一種感覺,馬拉松跑者好像一旦邁開步伐,就再也停不下來。我強烈懷疑這當中有上癮的危險!

寫到這裡,才突然想起幾年前我其實讀過一對知名馬拉松跑者的書:《最美的奉獻》。迪克‧賀特先生和他的長子瑞克,是美國馬拉松界知名的搭檔。瑞克自出生之後就罹患了腦性麻痺,雖然心智完全正常,四肢卻癱瘓而無法隨意行動。在他唸中學時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要求爸爸帶他一起去參加一場慈善賽跑。爸爸迪克答應了,但是瑞克要怎麼跑?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爸爸推著瑞克的輪椅,完成了兩人生平第一次的賽跑。


不用懷疑,接下來兩個人都上癮了。當年的他們,就跟現在的高木直子一樣,到處找比賽去參加。而且迪克爸爸真的超猛,他不斷自我鍛鍊(會把沙包放在輪椅上推著練習),追求挑戰,後來曾與瑞克一起參加過超馬(100公里的超級馬拉松),以及好幾次的鐵人三項(游泳、自行車、跑步)。馬拉松界還真是充滿令人敬佩的人哪!

這樣一想,我幾乎可以想像高木直子小姐的未來了(波士頓馬拉松在等妳喲~)。唯一的問題只在於,我到現在還是不了解,如果人類的身軀可以用來跑42.195公里,甚至100公里,那為什麼我跑個5分鐘就快受不了呢?這真是個謎啊!

(賀特父子是這樣跑過來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