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荒涼與甘甜的人生況味:讀書會電影《綠洲Oasis》


韓國電影《綠洲Oasis》不是一部娛樂片,所以如果想要消磨時間或大笑一場,千萬別看這部電影。但是,如果想要透過電影了解人性,尤其是脆弱、卑微、充滿罪咎的那一面,這部電影倒是很棒的選擇。


29歲青年洪忠都(薛景求飾)剛剛出獄,家裡並沒有人來接他。他在街上晃來盪去,終於回到家,卻發現家人已經搬走了。他不知道家人搬去哪裡了。晚上,他在一家餐廳白吃白喝,被餐廳留置、報警處理。最後,忠都的弟弟接到通知,終於來警局接他回家。

這時候我們知道,忠都是以酒駕撞死人的罪名入獄服刑;我們也知道,忠都的家人在他入獄之後就全然不聞不問。然而,在他與家人的言談之間,我們卻得知有隱情:酒駕撞死人的其實是他的哥哥。儘管忠都是個樣貌猥瑣、有過三次前科的人(其中一次是強姦未遂),他並沒有酒駕肇事。在哥哥出事後,他認為反正自己有前科沒前途,乾脆幫忙頂罪,這樣至少哥哥的人生不會毀掉。

出獄後的忠都,仍是家人眼中的麻煩。例如要他去幫餐廳送便當,他為了看熱鬧而把機車摔壞。這樣一個「男主角」,實在不是很吸引人。看他吊兒郎當的模樣,只能想像接下來的劇情必是惹出更多的麻煩。

不過,不知為什麼,忠都自己前去探望那場車禍中死者的女兒--罹患腦性麻痺、行動不便的韓恭洙(文素利飾)。

恭洙原本和哥哥嫂嫂一起住,但是後來嫂嫂懷孕了,哥哥冒用恭洙的殘障身分申請了一間公寓,夫妻倆自己搬走了,留下恭洙一個人住在原來的房子裡。或許有不少人對腦性麻痺這個病症不了解,以為腦性麻痺患者的智商是受損的。其實患者的理解和思考能力通常與一般人無異,只是因為無法正常言語,行動極度不便,往往被迫與世界隔絕,失去了學習、工作與正常生活的機會。

這部電影用非常巧妙的手法來詮釋一個身障者的心靈世界。例如在恭洙出場之初,她獨自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導演並不讓我們直視她,卻讓我們看她用鏡子反射陽光,在牆壁和天花板上形成不斷躍動的亮點。那亮點幻化為白色鴿子和白色蝴蝶,在房間裡飛翔,反映的或許就是女主角突破身體囿限的渴望。

回到忠都去探望恭洙的情節。忠都來找恭洙的動機令人不解,他是對死者感到愧疚(酒駕肇事的不是他,難道他想替哥哥彌補什麼),還是同情恭洙的處境,抑或是對恭洙一見鍾情?

無論如何,行事不時衝動且很少考慮後果的忠都,竟在首次探訪恭洙時強暴了她,然後落荒而逃……

如果觀眾看到這邊還沒逃走或關機,就得準備好理解接下來的劇情轉折。

恭洙受到侵犯之後,大受驚嚇,也傷心地哭泣,但經過幾天的平復之後,她居然想念起忠都來了。或許這是因為長久以來,從來沒有人願意主動接近她,也從來沒有人說過她很美。

於是兩人連絡上,當起朋友來了。

忠都的出現,讓恭洙有了聊天的對象(是的,她能說話),忠都還會推著輪椅帶她出去透氣、去搭地鐵、逛街,甚至在高速公路塞車的時候,抱著她在馬路上跳舞。


有時候,他們兩個晚上會通電話。恭洙告訴他,自己很害怕夜晚房間牆上的那幅綠洲的圖畫,因為上面總有暗影在搖動(這就是本片一開始的畫面)。忠都向她解釋那是綠洲,圖畫中還有波斯女郎和一頭象,但恭洙始終無法釋懷。

恭洙的世界因為忠都的出現而有了更多的想像。她想像自己像個正常女孩,跟忠都一起搭地鐵、說笑玩鬧;她想像自己和忠都一起開心的跳舞,連波斯女郎和小象都跟他們一同翩翩起舞;她更想像自己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為忠都歌唱……

這段原本無人知曉的友誼和愛情,就在忠都帶著恭洙去參加母親生日宴會時,向家人公開。忠都的家人看到他居然帶著車禍死者的女兒出現,既吃驚又難以理解。尤其忠都的哥哥認為這根本是擺明了要給他難堪,他對忠都和恭洙都非常不客氣,整個場面鬧僵了。

遭到家人如此排擠對待的忠都帶著恭洙,心情低落。忠都帶她去唱卡拉OK,恭洙很想安慰他,但是又沒辦法做什麼……回到恭洙家之後,恭洙突然要求忠都跟她做愛。正當兩人交合之時,沒想到恭洙的哥哥嫂嫂突然回來,見到此一情景大驚失色,立刻報警……

一個有過前科的社會邊緣人,一個因腦性麻痺而與世隔絕的人,就算彼此發展出相知相惜的感情,大概也沒人相信吧!忠都被以強姦罪名收押,恭洙在警察訊問時因驚嚇過度而無法表達,至於兩方的家人,一邊是冷漠得完全不想為忠都辯解或求情,另一邊則是巴望著對方能拿錢來和解。

在全劇接近尾聲時,忠都趁牧師到警局來為他禱告時逃了出去。他一心只想見恭洙,而他想到自己能為恭洙做的,就是除去那綠洲圖畫上的暗影……

如果說參加讀書會的價值在於接觸自己平常不會閱聽的作品,藉此延伸思想視野,觀賞這部電影的價值就在於透過寫實與奇幻手法的交互呈現,讓我們去理解原本在日常生活中不容易或沒機會理解的人生處境。罪惡與寬恕,道德與虛偽,美與醜,脆弱與強大……這部電影讓我們有機會重新翻轉一次自己對世事的判斷角度,衝撞我們對人的既定成見。唯有當我們透過電影情節的戳刺而看見自己的狹隘,才有可能展開拓寬心靈的工程。

2002年,導演李滄東以《綠洲Oasis》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獎,2003年被韓國總統盧武鉉延攬,出任文化體育觀光部長。這位小說家出身的電影導演,大膽地探觸了人心中的無比荒涼之處,卻又細膩體貼地留給我們一捧綠洲之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