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日 星期六

你真的想與眾不同嗎?

這本尚未出版的德文書,封面的圖像很有趣。粉紅色的鴨子實在很顯眼,令人……替她擔心。(不過本文不是要介紹這本書~)

(Ich wär so gern ganz anders,
aber ich komme einfach nicht dazu)

你真的想與眾不同嗎?
是啊!
再考慮一下。
你真的想與眾不同嗎?
真的想?
你可知道,與眾不同的人需要付出多少代價嗎?

「你真的想與眾不同嗎?」如果拿這個問題來問成年人,應該有很多人直覺上會認為自己希望跟別人不一樣。是沒錯,尤其在經歷過青少年階段之後,人會發展出自我認同,會有一種需求,希望自己在這世界上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尤其在這個強調個人主義的時代,「我只要跟別人一樣」這種想法,想必會被很多人排斥。

不過,與眾不同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在《醜小鴨》的童話故事中,醜小鴨一出生就跟兄弟姊妹長得不一樣,羽毛顏色黯淡、又大又笨拙,不管誰看到牠,要不是嘲笑奚落,就是同情憐憫。醜小鴨就這樣鬱悶地長大,直到有一天,換掉羽毛之後,牠赫然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隻天鵝!結局是,牠欣喜地跟著同伴遠走高飛,拋下那些曾經嘲笑牠、既不會飛也不優雅的鴨子們!

這個童話的結局實在太美好,讓我們輕易忘掉,醜小鴨在成長過程中所遭遇的一切不如意。或許我們可以重新審視這個童話帶來的啟示。

1. 為什麼天鵝的蛋會出現在鴨子的巢裡?可見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件事情都是合情合理。

2. 不是比較差或比較好的問題,光是跟別人不一樣,就有可能招來勸說、排擠、嘲笑、霸凌、否定……這些都是想跟人與眾不同所要付出的代價。

3. 當少數遇見多數,多數壓制或圍剿少數的情境常常難以避免,而這時候身為少數的人,勢必面臨一種壓力,可以說是社會壓力,也可以是同儕壓力。這時候,身為少數的人,真的能「樂於」與眾不同嗎?

4. 「想像著有一天,事實會來證明自己其實是落入鴨群的天鵝。」這樣想,或許能某種程度上幫助我們對抗壓力。不過,萬一結局一直沒來,或我們自己真的就只是外型奇特的鴨子呢?這樣的壓力我們可以撐多久?

成長過程中,我們多多少少都會覺得自己某些地方跟別人不一樣,可能是外表長相,可能是個性,可能是溝通表達方式,可能是資質高低,也可能是興趣嗜好。甚至,我們可能會把那個「不一樣」解釋為是自己「不夠好」「比較差」「沒價值」「沒人肯定」,這樣的與眾不同顯然不是一種獨特,而是一種折磨。

「想要成為獨特的人」和「想要融入群體」,是兩個始終存在也不可或缺的心理需求,然而有時候它們卻會成為導致人生方向搖擺不定的拉扯力量。多獨特才是獨特?融入群體到什麼程度才夠?遇到社會壓力和同儕壓力的時候,怎麼辦?

一出生就與眾不同的力克.胡哲,很清楚「不一樣」是什麼感覺。他小時候的願望,只不過是想要有手和腳而已。他小時候曾經在學校一天被人嘲笑8次(實際數字不記得了),差點就去自殺了。後來,他克服了這個先天的與眾不同所帶給他的壓力,讓我們體會到,限制是自己給的,機會也是自己給的,唯有活得不一樣,才是真正的與眾不同。


力克語錄:
「認為自己不夠好、認為自己沒價值,那都是絕大的謊言。」
「忍耐是美德,忍耐是不容易的。」
「妳們原來的樣子,就是最美麗的。」

不久前,力克結婚了。他真的做到如自己說過的,雖然不能握住妻子的手,卻可以握住她的心(hold her heart)。

祝福力克,以及每個覺得自己不一樣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