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2日 星期一

核災後,被遺忘的動物們

福島核災屆滿週年,無論日本或台灣,都在這幾天回顧災難、檢討疏失、療癒傷痛、展望未來。從新聞中得知有一本探討核災撤離圈內動物處境的書《被遺忘的動物們》,去書店時順便翻了一下。作者太田康介是個攝影師,因此這本書是以圖片為主,文字為輔。買下來之後,不到一小時就看完了。


太田康介自己在2004年時開始養貓,有空沒事時當然會幫牠們拍照,並把貓兒的生活照放在部落格中。福島核災發生之後,作者從新聞報導中注意到撤離圈內有大批的寵物、牲畜被留下。牠們在人類離開之後,有的失去了食物飲水的供給,有的被繩子拴住無法自由活動,而許多牲畜如牛、馬、豬,也都被困在畜欄內,坐以待斃。

作者憂心這些動物的處境,從三月三十日開始,就多次前往福島縣展開救援的行動。一開始,他能做的只是採購盡可能裝得上車子的糧食,前往撤離區,沿路看到貓狗就餵食牠們,若有受傷的動物就設法救牠們。後來,他與動物保護組織的義工們合作進行救援,他也透過自己的攝影專長,將災區動物的處境拍攝下來,讓更多世人了解事實的真相。

事實是,這些動物被人類遺棄了。

災難發生後,人們匆忙地撤離,可能根本沒想到要把寵物一起帶走,也可能以為撤離之後兩、三天就能回家。沒想到因為核災事故,撤離的時間以年計,而且政府規定災民的安置區內不能養寵物。

這些動物,在轉瞬之間失去了飼養牠們、照顧牠們、關愛牠們的人,牠們一定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無法理解核災是什麼,無法理解為什麼主人一直沒有回家。令人動容且心酸的是,作者發現有許多狗兒在這種情況下仍然堅守家園,還在等待著主人的歸來。

至於畜欄內的牲畜,就份外的可憐了。成群的牛、馬、豬,在糧食斷絕的情況下(可能還加上輻射的傷害?),一一虛弱地倒下,而存活到最後的,竟得在同伴逐漸發臭的屍體之間,等待自己的死亡……

書中的攝影圖片當然也拍攝到撤離區內滿目瘡痍的景象。雖然我們並不清楚災難發生前這些地方是富庶還是樸素,但是災後的殘破和荒涼卻是無庸置疑的。

不知道為什麼作者以及那些義工們能夠進入高度輻射汙染的撤離區內,作者也沒有提到自己有做什麼防護(也許有做,但是沒特別說明)。由於輻射汙染是看不見的,從攝影圖片中也完全看不出來,不注意的話我們會以為這些動物只是失去主人、失去糧食來源而已,卻沒想到牠們其實持續遭受著輻射汙染。

如果輻射汙染沒有嚴重到使牠們生病、致死,是不是就沒關係?然而在五月十二日,也就是核災發生的兩個月後,日本政府宣布,在核電廠半徑二十公里內的家畜必須全數處分,也就是安樂死。

換句話說,這些動物在人類的遺棄下苟活了下來,僥倖沒有餓死,卻仍然逃不過人類因自己造成的災害而加諸於其他動物的屠殺。用屠殺這字眼,應不為過吧!

佛家有云,眾生平等,然而這在人類社會基本上是不成立的。或應該說,在承平時期,人類或許致力於達成這樣的境界,但是大難來時,就管不了那麼多了。書中所拍攝到的狗兒、貓兒,相信大多數都曾是某個家庭所摯愛的寵物和玩伴,在各個主人的眼中,相信牠們一定都有自己的個性、喜歡吃和不喜歡吃的東西,甚至有的還會耍拿手的把戲、跟主人撒嬌等等。可是一旦牠們的主人離去,一旦牠們流浪街頭,似乎就被降格為彼此無所差別的動物,是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被撲殺的生命。

如果是被海嘯捲走、被地震壓垮,我們還可以怨怪天地不仁。
但是因核災造成輻射汙染而必須被撲殺,不能不說這是人在作孽。

福島核災的災民是無辜的,災區的動物也是無辜的。站在人的立場和判斷,優先要拯救的是人類,優先要撲殺的是牲畜和寵物。我無法反對這樣的優先順序,但仍然感到這是大大的荒謬。

人啊,你何以陷自己於這樣的境地?

3 則留言:

  1. 請問版主買過閱讀後大量的書都如果處理?謝謝您分享許多精采的文章。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您的留言~
      好書不寂寞,常被家人或朋友借走,一去不回的狀況並不罕見,呵呵~
      其餘的部分,有的會收藏,有的可能會上網賣掉吧~

      刪除
  2. 認同 卻又令人嘆息的結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