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對治痛苦的放大縮小練習:Amy Purdy的TED演講


如果說,人有縮小他人痛苦的傾向,那麼我們也可以說,人有放大自己痛苦的傾向。這或許無可厚非,畢竟自己的痛苦距離自己最近,他人的痛苦可能距離很遠,遠近的距離當然會對感受造成高低不同的影響。

對於他人之痛苦,我們唯有主動去關注,放大對別人痛苦的觀察和體會,強化自己的同理心,才會產生更多的感同身受,也才更能從他人的痛苦經驗中獲取我們自己也需要的教訓。這是一種Zoom in。

那麼,對於自己的痛苦呢?人要如何理解和面對自己的痛苦?難道要Zoom out,把自己的問題變小嗎?我想問題要縮小並沒那麼容易。

雪板滑雪(snowboarding)獲得世界冠軍的艾美.波爾帝(Amy Purdy),在TEDx演講Living beyond Limits(超越極限的人生)中與大家分享她的人生故事。能獲得冠軍當然是運動好手,但聽艾美娓娓道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她已經失去了雙腳。


一開頭,看似柔弱的艾美就問大家:「如果人生是一本書,你會怎麼寫?」艾美19歲那年的遭遇,絕對不是她夢想中的人生劇情。

在拉斯維加斯的沙漠中長大的艾美,最大的願望就是滑雪。高中畢業之後,她立刻搬家到會下雪的地方去住,並且成了一個按摩治療師,生活過得獨立又自由。但是在19歲那年的某一天,她似乎得了感冒,回家休息,沒想到病情迅速惡化,一天內就住進加護病房,陷入昏迷。診斷得知她感染了細菌性腦膜炎(bacterial meningitis),在救治的兩個半月過程中,她失去了腎、左耳的聽力,以及膝蓋以下的兩隻腳。

這對艾美和她的家人來說當然是很大的打擊。她花了很長時間復健,且難以避免地陷入憂鬱。她一開始不習慣使用義肢,覺得又醜又笨拙。但是後來她開始改變態度,例如她想,至少她可以選擇換穿不同的義肢,變換自己的身高,想要變高或變矮都可以。另外,調整義肢腳的尺寸,就更方便買到商店裡打折的鞋子。

她開始想,「如果人生是一本書,我要寫什麼?」她想到了,她想要滑雪,而且她也想要幫助那些想要運動、但是身體有障礙的人。她能感覺到,這就是她最想做的事情,這就是她想要的新人生。然而,真的有可能嗎?

四個月後,她重回滑雪場地。那次,她在雪地上摔了一跤,身體竟和義肢分離了,結果是人跌倒在原地,而義肢卻連著滑雪板,繼續滾落到遠遠的山坡底下去。她描述這段過程時,好像在開玩笑,但這是經歷過多大的心理建設,才能展現的釋懷?

為了能夠得心應手地滑雪,艾美後來乾脆和義肢設計師一起進行改良,設計出最適合自己的款式,讓她得以完成雪板滑雪的夢想。後來,她更成立了Adaptive Action Sports非營利組織,幫助有身體障礙的青少年能夠從事運動;她更前往南非,幫助有身體障礙的兒童安裝義肢,讓孩子們得以重回學校唸書,人生有新的可能。

從影片中,看艾美說話的神情和亮麗的外型,真的難以相信她已經失去了兩隻腳。但是從她懇切而充滿情感的話語當中,我們不但能感受到她生病過程中經歷的苦痛,也看到她如何轉念,堅毅接受人生的新局,超越了身體的缺憾。

一場殘酷的疾病改變了艾美的人生。現在她認為人生有限制(borders)是好的,因為這樣反而能激發人的創意和想像力。失去了雙腳,結果反而讓她成就了更多。許多看過這部影片的人都表示自己深受啟發。的確,每當我們看到某個人能夠超越自己的限制、不耽溺在自己的痛苦當中、能對自己遭受的打擊坦然釋懷,都不得不升起由衷的敬意。

或許,也唯有在這樣的啟發之下,我們會願意再次修正對自己人生的看法,重新審視自己現正面臨的困頓、難堪、窘迫、痛苦與辛酸,是不是真的那麼重大。

忘記從哪裡聽來的一句話:覺得問題很大的時候,不妨把自己放大,這樣問題就會顯得小了。個人覺得這話滿受用的。

當然,這部影片也很受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